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读写】读《笑傲江湖》札记两则|闫欣
发布时间:2018-11-01 15:33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读《笑傲江湖》札记两则

〇闫欣


(一)令狐冲和他所在的江湖


       作为封笔前的倒数第二部作品,金庸在写《笑傲江湖》时,故事结构、人物塑造及语言运用都已臻于化境。我个人也非常喜欢这部小说,尽管读过多次,仍然经常反复翻看,常看常新。其构架宏大,繁而不散,人物特色鲜明,神采丰满,又复杂深刻,脱离明确的史实背景,构建出一个瑰丽梦幻,让人神往的武侠世界。全书剧情精彩绝伦又流畅自然,无斧凿之痕,确实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在金庸之前的一些小说中,如《射雕》《神雕》等,很多都有真实历史背景,所写的主题大多是民族大义,正邪分明,一目了然。而到《笑傲》时,虽然是没有明确历史背景,风格却偏现实主义,人物更加深刻复杂,正邪的界限进一步模糊了。虽然表面上设定了五岳、少林和武当为代表的正派诸教和日月神教为代表的邪派的二元对立的江湖局面,但事实上,从刘正风和曲洋在衡山被正派和邪派联手围攻就已经揭明了,在这个江湖中,并不分正派的人和邪派的人,分的只是两种人:站队的人和不站队的人。      

      《笑傲》中的江湖斗争,就是政治斗争。争权夺利,妄图称霸武林,不过是对现实的隐喻而已。魔教和正派相互指责,可抛开道貌岸然的说辞,两者图谋、野心和手段又有什么分别。只不过非我之人,其心必异,想独霸武林,就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们心中想消灭的,何止是彼此。站队的人,只得屈服权威,供人驱使,而不站队的人,必然要被设法除去。

      

      刘正风和曲洋是不站队的,结果被正邪两派联手围攻,不但身死,全家也尽数遇难;恒山定字辈的三位师太不站队,左冷禅和岳不群联手害死;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不愿站队,只好一个人隐逸江湖,可终归是身负一派掌门人之位,身不由己,不得不委曲求全;泰山天门道人不愿站队,被左冷禅使阴谋扶植趋炎附势之徒上位,自己也身死;更不用说任我行和东方不败剪除异己的手段了。

      

      势力内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像极了政治斗争。左冷禅、岳不群、任我行和东方不败几人相斗之时,其城府之深,手段之狠,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几个人虽然是顶尖高手,但是身上都没有金庸小说以前人物身上的大家之风范,身上多少都有些戾气,让人生厌生畏。可以说这是一个强权支配的江湖,却不再是英雄的江湖。那部被众人想尽办法争夺哄抢的辟邪剑法和葵花宝典,正是象征了权力,正如指环王中的魔戒一样,威力强大,对各人有致命的诱惑,又腐蚀心性。引得江湖血雨腥风,相互倾轧。和我们处在的现实世界又何其相似。

      令狐冲正是被放在这样一种环境中,他偏偏是个不会站队的,不懂站队,也不想站队的人。

      

      金庸笔下的侠,经过了陈家洛式的儒侠,郭靖式的大侠,到了笑傲江湖时,已到了令狐冲式的散侠,距最终“无侠”形态的韦小宝,也只一步之遥。侠身上那种家国天下式的儒家思想开始褪色,而淡泊清净,超然物外式的道家思想开始趋于主流,正集中表现在令狐冲身上。令狐冲这个人物,潇洒随性,多智谐趣,生性豁达,却又重情重义,名利丝毫不放在心上,甚至将死之时连性命也不太在意,所谓末日狂欢主义。颇具道家上善若水,顺流而下的高深智慧。金庸写他说他读书不多,字都认不太全,对于礼法教条不怎么上心,对功名利禄更是不怎么在意,无欲无求,便可不违背本性。不着城府,全凭真性,反成大智,故无数人一见其即为其心折。


      就读金书的心得而言,个人认为,杨过、令狐冲、韦小宝这三个人物一脉相承,都有较为类似的人格特质。如都是心思灵动远超常人,有时显得油嘴滑舌,能用智时便不逞强力,都重情重义,于世俗理法教义不怎么看重,内心都不怎么主旋律。然而就为侠的观念来看,三人还是大有区别。杨过幼年时受过家国天下的教育,其后又受郭靖影响甚深,心中还是存了民族大义,虽不贪功喜名,于大侠身份还是十分看重,故而显得有些冷清孤傲。在《神雕》最后一段中,当刚刚和他重聚的小龙女身陷敌营时,杨过心中没有犹豫,还是将家国天下置于首位,心中只想到若是小龙女出了意外,自己自刎陪她便是,可见杨过内心实际上还是属于郭靖式的大侠。反观令狐冲和韦小宝,这两个嘻嘻哈哈、经常嬉皮笑脸的家伙就要不同的多。令狐冲武功是高,但是为人懒散虚浮,岳不群经常责备他是“浮滑无聊无形浪子”,令狐冲也不以为意,他自己于当个大侠什么的也没太大兴趣,所以内力尽失的时候,在洛阳被一群小流氓打了一顿,他也没怎么当回事,后来当个衡山派的掌门也是马马虎虎,总想着把掌门之位传于他人,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浪迹江湖,心中于名利二字已然极淡。相比起多少还有点侠义精神的令狐冲,韦小宝的内心是彻彻底底的无侠,后面再细说。


      令狐冲至始至终心中也没有太大的抱负,前半段里边,他心中的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他小师妹成亲,能呆在华山派,在师父师娘身边便好;而岳灵珊成婚后,他也想的只是等所有大事做完便和任盈盈退隐江湖。甚至于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让他去夺五岳剑派掌门的时候,他心中也盘算先击败左冷禅,在故意输给岳不群,让他师父去做这个掌门。


      然而,无欲无求并非消极避世。令狐冲性格有一大特质就是遇事便全然为他人而想,极少为自己考虑,眼前事便眼前做,很少瞻前顾后。在开篇不久,令狐冲在田伯光手下救仪琳的那一段,是非常精彩的一段,把令狐冲诡诈多智,又不拘小节的特点描写的淋漓尽致。而那一段他为了救仪琳可谓不择手段,撒泼耍赖,偷奸耍诈,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和形象,却又一直掩饰身份,也不在乎别人是否感念他;后眼见曲洋和刘正风被围攻,也不顾门派之别,仗义相助;在五霸岗上,虽然不明白旁门左道众人为何突然对自己如此抬爱,心中感念,当时说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壮语;少林寺下,见向问天被围,一时激愤,便上前与他舍命抗敌;他自己身陷西湖牢底,心中时时想的却是向问天和任我行的安危…如此种种,不胜枚举。尽管这些举动过后,大部分时间他都后悔自己太过莽撞,但再遇事之时,他又是一片赤诚,绝无犹豫。起初时他自幼受岳不群教导,心中还有正邪之分,等到后来游走四方,识人越多,跟任盈盈感情渐深,加之看破了岳不群的真面目,后来逐渐看明白了,好人坏人岂是门派可以区分的。

      他无欲无求,遇事不强求,颇似道家上善若水顺流而下的大智慧。所谓“巧者劳而智者忧,无欲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金庸笔下,什么人用什么武功,乔峰郭靖都用的是至阳至刚的降龙十八掌,东方不败用的是诡异骇人的葵花宝典,杨过一套黯然销魂掌符合他冷清忧郁的特质,韦小宝只会一点逃命用的半吊子神行百变。令狐冲用独孤九剑,正是对他性格的暗合。书中所写独孤九剑,并没有固定的招式,全凭临敌变化,凡是招数,皆有破绽,攻其破绽之处,正是独孤九剑的要旨,故无招胜有招。令狐冲生性跳脱潇洒,不拘常理,更与独孤九剑相合。何况他心中无欲念,连胜败也不太放在心上,故使这套剑法时心神更加通明透彻。独孤求败剑法上固然比他强得多,但其一生无法超越胜负之念,境界上终归低了令狐冲一档。


(二)两个小师妹和圣姑


      于正改的《笑傲江湖》乌七八糟,与原著完全无关。不过倒是总结了令狐冲身边的三个女人:爱他但他不爱的、他爱但不爱他的、不管爱不爱最后是在一起的。      

      这三个就是仪琳、岳灵珊和任盈盈。

      相比起金庸以前笔下各种璀璨夺目各有特色的女性角色,岳灵珊这个姑娘显得太过普通了些。论容貌,只说她“容颜俏丽”,及不上“秀丽绝伦”的任盈盈,更不用说“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秀丽绝俗,更没有半分人间烟火气”的仪琳了;论武功,她天资和剑法都平平,金庸甚至都没怎么描写;论性格,她没有任盈盈的独立果敢,又没有仪琳的纯真纯善,她只是个略有些被娇惯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像那种你身边随处可见的小女孩一样,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小妹。


      可偏生令狐冲对她一往情深,纵是岳灵珊成婚以后也难以忘情,用情之深用惊心动魄也不足形容。书中多次写到,令狐冲心中想:“她要干什么,我便由得她干什么,是好事也罢,是坏事也罢,我决不会有半点拂逆她的意愿。她便要我去干十恶不赦的大坏事,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这个天性阔达的浪子,唯一能使其心中酸楚的除了他师父的误解,就只有这位小师妹了。岳灵珊移情林平之时,他心灰意懒,只觉得了无生趣;岳灵珊成亲时,他和任盈盈感情已深,可听闻消息时仍心中大震,笑容苦涩;在封禅台比剑之时,为了逗小师妹开心,他不惜身受重伤去撞上剑刃,连方证大师叮嘱他的大事也忘了。可最后,岳灵珊死在了他面前、他怀中,在令狐冲欲哭无泪,绝望式的悲痛中,永远化作了他内心深处的一抹白月光。


      在故事的前半部分中,岳灵珊生活平静快乐,有疼爱她的父母和师兄师姐们,有关怀她各位前辈,还有个外形俊俏,人品端正又两情相悦的如意郎君,便如每一个普通女孩所期望的幸福生活一样。而到了后半部分,岳不群的阴谋全部显露出来之后,丈夫和父亲都修炼辟邪剑谱,变得不人不鬼,父亲的阴谋和丈夫的怨毒都负担在了她的身上,成了最无辜的牺牲者。


      有一部分人不喜欢岳灵珊这个角色,因为她移情后对令狐冲的漠不关心,以及她多次因为林平之而误解和怨恨令狐冲。我只能说,她只是个普通的姑娘,没有肩负神圣道德和智慧的责任,何况,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


      岳灵珊去世时那一段是全书最让人哀伤和叹息的一段,弥留之际的岳灵珊在月光之下眼神慌乱、满是哀伤,心中最记挂的仍是那个刚刚向她痛下杀手的林平之,令狐冲最后一次答允了小师妹,答允了她最后一个愿望,一件自己最不愿意去做的事。当令狐冲答应照料林平之时,岳灵珊眼中突然发出光彩,脸上露出了微笑,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此时唱了她与林平之同唱过的山歌。令狐冲心胸口如同被重击了一般,他以前以为岳灵珊多少对他有些情意,直到此时才明白,岳灵珊对林平之的感情,便如他对岳灵珊的感情一般刻骨。岳灵珊最终去世了,在心满意足之时,在回忆往昔和林平之的柔情蜜意之时离开了这个遍布虚伪和阴谋的世界。


      可以说,岳灵珊是金庸塑造的一个文学典型,是最典型的一个小师妹的形象。她正像是男子们年轻时所爱慕过的姑娘的一个集合,是男性心中柔情的着落点,一份简单、纯净朴素情感和可触又不可及的苦涩,最终化作心底永远的一抹月光。


      要用两个字来形容仪琳的话,就是“圣洁”,不但体现在内心上,还体现在容貌上。书中说她清丽绝俗,而且没有一丝人间烟火气,简直不似人间应有。田伯光见了她便登时起意,衡山之上一众前辈见了她便大起爱怜之意,连敌视他的余沧海见了她也心想:这小尼姑大概不会说谎。桃谷六仙这不知所云的几个家伙也对小尼姑另眼相看,宁愿被她骂也不愿看到她哭;令狐冲假扮吴天德,在月光下看到她的脸时,登时心中热血涌起,觉得说什么也要护得她周全,这简直是长得漂亮就是正义嘛。


      如此容貌,加之一颗菩萨心肠,真是羡煞旁人。书中多处写到她身遇险境却不愿出手伤人。令狐冲在衡山外养伤时,让她去偷一个西瓜,仪琳心下犹豫好久,心中才默默祷告,说此罪是我所犯,菩萨要怪罪就怪罪我好了,颇有佛家舍身成仁之慈悲。当令狐冲受伤高烧时,仪琳非常虔诚的念经祈福,令狐冲先是觉得可笑,后念及她对自己的关怀而感动,再后来被她的虔诚和慈悲感染,觉得其隐约有一层圣洁的光辉。想起来,不戒和尚莽莽撞撞乱七八糟,哑婆婆性格乖戾好妒成性,却生了这么个女儿,真是造化之神奇。       

                      

      仪琳心中对令狐冲用情之深,丝毫不逊于令狐冲对他的小师妹,在岳不群和左冷禅决斗时,封禅台数千双眼睛都盯着二人,而只有仪琳一双眼睛至始至终盯着令狐冲。后来令狐冲假扮哑婆婆听到仪琳表露情意的时候,暗暗心惊,心里只道“她待我这份情意,令狐冲这辈子可怎么报答?”只可惜令狐冲心中先有岳灵珊,后有任盈盈,更何况碍着仪琳出家人的身份,尽管自己也知道仪琳的心意,也只能视若无睹了。


      可怜仪琳饱受相思之苦,令狐冲在仪琳面前一会儿小师妹一会儿任大小姐的,弄得仪琳经常脸色苍白,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而饱受相思煎熬也日渐憔悴,不戒和尚后来甚至让仪琳去做令狐冲的二房,只怕女儿如此下去也命不久矣。曹正文先生写金评的时候就曾为仪琳大抱不平,认为仪琳和令狐冲情致最合,若是仪琳最后嫁给令狐冲,岂不快哉?       

                

      可惜仪琳最后没能嫁给令狐冲,她手刃了岳不群为师父报了仇,却怎么也不愿当掌门。金庸没有为她做更详尽的结局交待,但这个小师妹却让无数读者牵挂。只念着她以后过的开不开心?还有没有被感情所牵绊?她外和内热,本不适合出家,她是否会留下一见杨过误终身式的遗憾呢?可惜,金庸没有给出答案。


      在结尾处的后记中,金庸说道,令狐冲是个隐士,但他感情苦缠在岳灵珊身上的时候,是不得自由的,后来与任盈盈结合,任盈盈的感情是圆满的,而令狐冲却又被锁住,不得自由。也许只有在仪琳那种片面的爱情中,令狐冲才是自由的吧。

      仪琳也是个小师妹的形象,只不过她站在了岳灵珊的对面。


      在金庸笔下的女子中,任盈盈人气一直不高,尤其在男性读者中。大概因为任盈盈有时候显得腼腆怕羞过头,不喜说笑吧。

      其实换一个角度看,任盈盈这个角色很有一些现代女性的气质。其性格独立,自尊自重,富有主见。她对令狐冲情深意重,对自己的父亲感情也很深,却从不依赖。她和令狐冲除了柔情蜜意,还有很多相知相重成分,颇有君子之交的意味。


      任盈盈尽管腼腆怕羞,在爱情中却是一个主动者。而她对令狐冲的钟情也是匪夷所思,是由于被令狐冲对他小师妹的一片深情所感动的。而后来,尽管五霸岗群雄对令狐冲大献殷勤惹得她大怒,但自己还是用尽办法想把令狐冲留在身边。她在感情中的自信和大度也让人叹服。当岳灵珊和林平之被青城派追杀时,不用令狐冲开口,她就主动去相助。而后来哑婆婆强逼令狐冲娶仪琳,她也没对仪琳起任何妒意。


      在小说中,宁中则被塑造成巾帼英雄豪气不让须眉,但终归是夫为妻纲,自始至终第一身份还是岳不群的妻子。相比而言,任盈盈要更有独立自主的气质。一开始出场的时候,她就是绿竹翁的“婆婆”,不过其精通音律,气质典雅,倒真有些“年高德劭,与世无争”的意味。就她隐居于绿竹巷里边而言,身上确实有一种和令狐冲相通的隐士精神。到后面第一次露面,一出手就杀了少林的几个高手,而后又敢舍命上少林去求方证大师救令狐冲,这份胆气和情意之深重让人动容。至始至终,任盈盈都是得到江湖群豪拥戴的“圣姑”,而不是某某人的女儿或某某人的丈夫。倒是令狐冲,平时嬉皮笑脸,见了任盈盈倒是规规矩矩听话的多。


      不单是相互爱慕的情侣,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也是琴萧相合的知音,两人感情虽然笃,相互间又轻松自然,不若令狐冲一见岳灵珊便手足无措,可谓恰到好处。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结合也算是尽善尽美了。在小说最后的一段中写到,令狐冲婚后虽然了平生之所愿,但处处为妻子管束,也无法完全的自由自在,但转念一想人生在世本要受各种牵绊,任何事都不可强求到极致。而两人的名字又正暗合了这部笑傲江湖的主旨:大盈若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