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私语】心灵的守候|罗玉琴
发布时间:2018-10-25 17:51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心灵的守候

 罗玉琴

 

西沉的红日,把落寞的橘红撒满天际。远方的山峦慈祥的老人翘首期盼孩子的归来。街上繁星落满树梢,红灯高挂门堂,明亮天宇中脚步匆忙,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爹娘。我倚着栏杆,想起自己病弱的身体,急躁的脾气,繁杂的事情,不禁悲从中来。

燕子明天过节,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电话的那头突然响起了爸爸的声音。

我们---我们----我支吾着。近两月余,我不敢给爸妈打电话,怕他们担心。

但父亲还是听出了什么,顿了顿说:们都你们回来过,开车小。说完父亲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了嘉陵渡口。风裹挟着雪花在江风的喝彩声中更加的肆无忌惮,寒风刺骨我们一家三口,紧裹着棉袄,但风雪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深疼火辣。我站在船头眺望一个人如木棍般瘦削,佝偻着身躯,蹒跚脚步,戴着一顶重重的火车头帽子,在渡口对岸来回踱步。突然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该不是父亲吧?不,不会的。我父亲身材高大,还硬朗的很,不是这般模样啊!

渐渐的,小船靠了岸,那就是父亲。还没等我下船,父亲便急忙跳上船:燕子,你们可回来了”。我泪水溢满了眼眶,把抱住父亲,他如一块冰冷的彻骨。爸爸这么冷的天,你不要来接我吗。”“我和你妈早做好了饭,等你们一会儿没来,我很是担心。”父亲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病了、有了委屈,怎么不给我和你妈妈说呀,我们可是你的爸妈呀?你这样,我们有多担心,多 心痛!昨天电话后,你侄儿才说起你的境况”,父亲几乎哭着说。我分明看见父亲流下了浑浊的泪。听着父亲的话,看着父亲的模样,眼泪奔涌而出:“爸爸都是我不好,我不好。”我的心里却温暖如火,轻松愉悦,一去近月的沉重和烦闷,紧紧挽着父亲的胳膊,乐呵呵地和父亲往回家走,生怕丢失什么。

刚走了不远,就看见母亲站在路口。她看着我们来,便一瘸一拐的慢慢的一步一步挪动脚步。我赶忙上前扶住母亲。母亲笑着说:“早该饿了吧,快回家吃饭看着母亲额头上深深的沟壑,不知何时爬满双鬓的白发,弯曲的脊背尽显岁月的沧桑。那被疼痛折磨的扭曲的脸,以及那每挪动一下都忍不住的唏嘘声,我满腹的心酸和愧疚。想起七十多岁的母亲半年来是怎样忍受着膝关节的剧痛度日如年,想起母亲常常在夜晚被病痛折磨的无法入眠,想起母亲扶着墙壁挪动的脚步,母亲已半年不曽走下台阶了,可如今,母亲却挪了两里多的路程笑呵呵地来接我。想着想着,咸咸的东西流进了我嘴里,我拉起爸妈的手:“爸妈,我们回家。”

在家的几天,爸妈天天围着我们转,不管我到哪里,不管我们玩到什么时间爸妈都总是等候着尽管他们天天忙里忙外,累的直不起腰板,但他们在我们面前始终高兴的像个孩。看着他们的高兴劲,我心如蜜甜。

很快又到了分别时刻临行时,母亲腿脚不便就目送我们离开而父亲却执意要送我们过江。于是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江边。父亲粗一口细一口地喘着气,其实我们已经走了很远。劝说父亲回去,父亲却说:“”三个儿女中,你离我们最远,很难回家一次,最想念的是你我最牵挂的也是你啊!

“爸爸,我们有时间就回家看你和妈妈

儿啊,我和你妈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我们的身体都大不如以前,我们见一面是一面,这一见不知啥时才能见,能不能见啊?”此时父亲已是老泪纵横也泪如泉涌。

“爸爸你快回去吧,你们要保重啊”

儿啊,你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我和你妈在,我们都会和你并肩,都会等候你回来。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身体快点好起来,千万别委屈了自己啊”!

早已泣不成声,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愣愣地站在船头,随远行着小船频频向父亲挥手,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天下有多少这样的父母,在儿女烦闷、痛苦的时候,温暖地用心灵守候,驱散儿女心中的乌云。这心灵的守候,融进的是艰辛、是悲伤;释放的是快乐、是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