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阅以启智】回首那片古园|熊震
发布时间:2018-10-25 17:42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没有这些大彻大悟的人生哲理思考,就没有史铁生笔下具有灵魂高度的文字。

没有人能够参悟生命的本质,就像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人生的意义。即便如此,我们依旧不甘心一人只有一次的生命在还没开始绽放就枯萎凋零。

轮椅能够限制一个人的身体空间,但它却无法限制一个原本对未来有无限憧憬的年轻人的精神空间。灵魂渐渐出窍,游走在世界的角落,史铁生一直在思考,何为死亡,何为活着,何为写作。

我很喜欢史铁生与一个作家的一段谈话。当史铁生问及写作动机时,谈话作家的回答真实而又直率:“为我母亲。为了让她骄傲。”我很能够理解这位作家的初心,就像史铁生谈及自己为何写作:“为了让那个躲在园子深处坐轮椅的人,有朝一日在别人眼里也稍微有点儿光彩,在众人眼里也能有个位置。”相比较于以文学为理想的作家,这样的理由并不见得有多么崇敬高尚,但我却觉得它鲜活而又赤诚。

                                                             (摘自:豆瓣读书)

 

回首那片古园

                     ----读《我与地坛》

其实,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片古园,就像史铁生的地坛,在面临人生的苦难的时刻、心灵备受煎熬的时刻,在那里沉思、在那里消磨时光,用残缺的生命去思考人生的意义、生与死的抉择。

我们永远无法领会史铁生面临的痛楚,就像他描述的那样:“它等待我的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然残废了我的双腿。”史铁生像一片神秘的森林,高大的灌木遮住了阳光,即使透过层层树叶照射下来,仍然是斑驳陆离的残缺。“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那片残垣断墙、野草荒藤,朱颜已改古园,一个残缺了双腿的青年人,摇着轮椅静静的呆在里面,一呆就是一整天,想象不到,他在里面思考了些什么,又怎样下定了决心、坚定了意志。

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美好的憧憬来到这个世界,而人生总是坎坎坷坷的,有的人面对灾难和痛苦,选择了苟活;有的人面对上帝的玩笑,选择了另一种生活的方式。“十五年了,我还是总得到那古园里去,去它的老树下或荒草边或颓墙旁,去默坐,去呆想,去推开耳边的嘈杂理一理纷乱的思绪,去窥看自己的心魂”。史铁生用深沉的笔触,对自己那颗伤痕累累心灵进行了层层剥蚀,用那片肥沃的净土孕育出新的生命与不朽。同样,用深沉的笔触记录了生命的点点滴滴,给更多的人指明了生活的方向。

情感是复杂的,情愫是微妙的。人总是怀着复杂的情感审视一切,以纷繁的情愫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看似衰败蛮荒的地坛,史铁生却在这里坚定了决心,激发了斗志。大到地坛的松柏、一尺高的荒草、长满荆棘的刺藤,小到飞舞的蜂儿、爬行的蚂蚁、爬累了又飞起的瓢虫,甚至古园里匆匆走过的人们,都能给他以思想上的启迪、灵魂深处的触动。然而面对时刻牵挂自己、担心自己的母亲,“却出于长大了的男孩的倔强与羞涩。”网络上经常有文章刊载,人们时常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有一种莫名的恼怒,总是把坏脾气留给他们,事后总是感到极大的懊悔。“她艰难的命运,坚忍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随光阴流转,在我的印象中愈加鲜明深刻。”史铁生的笔触在内心深处重重的勾画着沉郁与失魂落魄。

史铁生心中有古园,别人心中也有地坛。十五年的默默坚守,不断地有人走进这个园子、在枯萎的荒草边徘徊、又跨过残垣断壁,离开这片沉寂的土地。十五年来,一对老夫妻、喝酒的老人、爱唱歌的小伙,练长跑的中年人,玩耍的兄妹,都在地坛里找到了自己的支点,只有史铁生就像园中的古柏一样,融入这幅萧索的风景,在这萧索的环境中修葺自己的灵魂,整顿自己的行装,追踪自己的梦想。

浮躁与喧嚣的纷繁世界,功名与利禄的点点诱惑,让人们的内心变得不再宁静,在生命静静流逝的闲暇之余,回首心中的那片古园,那片已经与史铁生融为一体的地坛,或许那荒草丛中、古柏树下曾经有我们遗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