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读书札记】托古改制探微|王中达
发布时间:2018-10-15 17:30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编者按】“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谓国学、传统文化,是需要通过静下来读书、思考来领会和继承,在当前国学热中,我们既要充分肯定传统文化的价值,又要全面认识传统文化,做到既继承有超越,还要在多元文化的氛围种,走中西文化通融之路,创建时代精神的新文化体系。”我们倡导国学,不是喧嚣的读《三字经》《弟子规》,不是办“蒙学班”“女德馆”……而应该一方面致力对儒、释、道三家作出新的诠释及应用,另一方面把西方哲学思想融会在中国传统智慧之内,从而肯定中国传统哲学也可发展出民主与科学等现代思想。这里为大家分享我县已故文化人王中达先生的《托古改制探微》一文,看一看一位长者对儒家学说的思考。



托古改制探微

〇王中达

 

       一、儒家推行仁政、王道和“托古改制”的时代背景

       在“五霸强”、“七雄处”的春秋(公元前770—476)、战国(前475—221)各诸候国的君主,他们先打着“尊王攘夷”的口号发动战争、争夺霸权,霸权既得,则更进一步挟天子以令诸侯,东征西讨扩充自己势力。仍是战乱不休。及至战国,七雄并处,又为了各国一己的利益,或采取“连横”,或采取“合纵”,国与国之间结盟,小集团又互相战争,这样又造成战乱,陷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连续四百余年,以孔子(前551—前479)为首的儒家学派,为了救民济世,提出了行仁政以取代暴政,行王道以取代霸道的主张,使民众脱离苦海,得以安居乐业,建设小康。进而建设一个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的社会。那时男女老幼、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大同世界”了(这也就是今天我们正在努力建设的共产社会)。


       二、“托古改制”是行仁政、行王道的策略。

       儒家深深知道要想行仁政和王道,必先说服手握大权的君主,但是这些君主正迷恋于一己的利益,迷恋于霸道。孟子(前372—前289)见梁惠王时,梁惠王就迫不及待的问:“老先生,不远千里而来,以将有利于吾国者乎。”孟子也急回禀道:“王何必曰利,仁义而已矣。”这样又怎么能被他们说服,行仁政和王道呢?于是儒家就将古时原始共产制时代的氏族公社中选举首领,说成是禅让制,把当时生产能力低下,只能把生活资料集中起来平均分给全公社所有成员,以维持最低生活。他们把这种人人有吃、有穿的社会与他们当时国家政治相比配,又故意将时间顺序颠倒过来,说:“在古代社会的君主都是圣主明君,他们有仁心(就是不忍人之心)才实行了仁政。因此古圣先王才能把国家治理得人人安居乐业,平等享受生活资料的幸福生活。因而没有战争,“谋备不兴,盗窃乱贼不作,外户不闭”。这是多么好的理想社会啊!”

       他们树立了这样美好的社会榜样,让人们去羡幕,去追求。说服当时的君王去学习、去实现仁政。这就叫托古改制。但最关健是“法先王”,先王要有名有姓才能使人信服,才能学习他们。而古代人最初是血族婚姻进步到亚血族婚姻,亚血族婚姻进而到非血族婚姻,什么野合,什么乱交,在很长的时期是“只知有母,不知有父的。”所以姓氏名谁,是很难确定。再者当时文字简单,只是一些长横短横作数字用,后来被传说成伏羲划的八卦。再经过文王、周公、孔子……等人注入他们当时的意识,经过一万余年长期的演义,就变成复杂的预测学法宝了。然而在当时只些简单的记数道道罢了。无什么繁复意义的。但是儒家却要让当时的君主法先王。先王从何而来,聪明的儒家,从人类开始,创造一系列的古圣先王,这样不仅给人类从愚昧到文明的悠久历史留下发展的足迹,更使他创造的先王们有了真实感,成了有血有肉的人物。


       其实人类一百七十余万年的历史中,文明历史还不到一万年,这一万年的漫长时间,每一点些微进步,都是群体的共同劳动创造的,其首领的名字无法留下,所以说古圣先王的名字是儒家创造的。

       1.人类开天辟地第一大圣人叫盘古氏

       2.以人类文明进步的每一个时代为名:如发明用火和钻木取火技术时代的古圣人叫燧人氏,战胜野兽到驯伏豢养牲畜的古圣人叫伏羲氏,把发明种植五谷和医药时代的古圣人叫神农氏

       3.以地域特点为帝名。如:黄帝,生活在中华大地的中原黄土地上的各氏族的共同首领叫黄帝,他们以崇拜熊为图腾,一个大氏族故又称有熊国,这时已发明了宫室、衣服、指南车和舟车故名轩辕。炎帝是南方炎热带地方的领导。这中华大地上的氏族部落,已集结中原、与南部两个大部落,每个大部落又集结了若干个小部落,这些部落在一起选举了他们的共主,来领导这一群人的生产、分配和对外战争……。

       这里特别要提出的《史记》说:黄帝二十五子。得姓者十四人仅十二姓,这里所谓二十五子,或即这个部落共有二十五个小部落结合起来。却只有十二部族赠给了姓,其余小部族还无得姓的资格。

       4.以部族驻地、当时文明进步特征和谥法等方式给命名,如:唐尧,唐地名亦部族名,尧为谥法名,其义为:“翼善传圣曰尧”,又称陶唐氏,陶业发达是时代特征为名,至于“放勋”其解尧能放上代之功,乃赞誉词,非名。②虞舜,虞地名、亦氏族名,舜谥名,谥法说:仁圣盛名曰舜。尚书有“重华协于帝”,于是又被人认为“重华”是舜的名。但孔安国认为“华是文德”,这里是说舜的光文重合于尧,而不是舜之名。③夏禹,名文命。夏地名,文亦族名。禹谥名。“受禅成功曰禹。”“名父命”,尚书有文命敷于四海,被附会为文命为禹名;其实夏禹以前,人名无考。古圣、先王名皆儒家以谥名之法赠给。且后起之儒者已云:“太史公皆以放勋、重华、文命为尧舜禹之名,未必为得。”这是说作史记的司马迁作法欠妥当。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有的学者甚至认为禹是条鱼,因禹字与鱼字形、音均相近。也有人认为禹是一只猴,据解说禹与禺字形近、音近,而禺就是猴,这种话也太荒诞。我认为禹是夏部族中最先进的氏族,这个氏族团结一致,作了最大的事业——治理洪水成功,他们首领被选为共主。又经过多年的经营,如划天下为冀、青、徐、扬、荆、豫、梁、雍。九洲,建立了行政区划,创立赋税制,以各州出产不同,分别纳实物为赋。因实行原始共产制的公社制已不能适应发展生产,逐渐解体,而奴隶制的国家雏形逐渐形成,夏禹就形势进行大改革,废除了禅让制度,直接将王位传给了儿子启,这就是历史上重笔特述的“夏传子,家天下。”

       5.儒家提到法先王中的先王,还有商汤及周文、武,但当时文字已发展到能记载复杂的事物。先王的名字已有记载,这时人名已多用历法中天干名。证明文明社会的时尚是历法,这些先王就不一一探究了。

       6.要春秋战国这些后王去“法先王”,达到作明君、圣主的条件,儒家还给他们设计了一套由自身作起,修养步骤,这就是:诚心、正意、修身(这里指的仁德和才能的修养)、齐家(这里指的是治理自己的家;统一诸候各家,使他们的思想和行动都能和国君一致)。再进一步是治理好本国,最后可以平天下。否则,就办不成这样的大事,回看古圣,先王没有一个不是这样完成了大业。如果不行仁政、行王道,上下交争利而国危矣,这就是儒家托古改制的实质。


       三、“托古改制”对后世的影响。

       为了推行仁政,孔子就曾身体力行,带上他的学生周游列国去游说诸侯,但那些君主,势力大的,国家强的,无一个不迷恋霸道,势力小的,就只有被灭亡或作大国的附庸,出钱纳赋,出兵打仗,任由霸主调遗。民穷财尽的时侯也只有灭亡了。孔子大道不能行,只有回到家里,删《诗》、《书》,定礼乐、著《春秋》,把他们思想贯注在这些典籍里,寓褒贬,别善恶,使乱臣贼子惧。

       在孔子死后200多年又有孟子发扬儒家学说将仁义并举,义者事之宜也,对人讲仁,对我以义,万事从我作起,达到善、美始谓之宜,当时也未成功。

但儒家学说:对广大人民有利,广大人民及后起的学者,也在著述中常提起先王。只有法家,提出了“法后王”的主张,他们说先王之事已时移势迁“法先王”如“刻舟求剑”。

       到了汉朝大儒董仲舒请求皇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求统一思想,于是儒家学说大兴在封建社会二千余年,学府中以孔子删订了的五经四书为课本,考试以儒家经典命题。凡是明君都是行仁政而受到人民尊重的,那些古圣先王在人们的心目中竟成了有血有肉的圣人。历代明君都给孔子加封过,最后封他为大成至圣先师孔子,把孟子封为亚圣。

       时至今日,儒学传遍全世界,连儒家蒙童、读的启蒙书籍《三字经》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推崇,其影响之大由此可见。

       孔子和他创立的儒家学说给中华民族,给人类世界留下了多么珍贵、多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啊!能够延绵这么悠久,而且永远留传下去,这与托古改制的策略也是不可分的。

       最后还得解释一下“王道”,王在这里读“旺”,有两重意义:①是兴旺之道;②君主想谋求本国兴旺,而达到平天下的功绩。造福天下百姓就具备王者之风,要有“不忍人之心”(仁心),“有不忍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仁政。所以王道与仁政是相辅相行的,相反暴政与霸道也是相辅相行的。他们穷兵黩武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还小么?试看今日世界,仁爱与暴政,王道与霸道之争亦然存在,我们全世界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能不深思么!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何况今日文明社会已进步到享“民主”、享“人权”的社会,只要我们团结起来,霸权的余孽还能长久么!

       【作者简介】

       王中达,1924年出生于宁强大安,先后毕业于汉中简易师范、陕南师专,1941年起在《昆仑日报》、《陕西文艺》、《剧本》(农村版)等报刊发表革命诗文数十首(篇),组织学生抗日剧团,自编自演抗日秦腔剧《双渔女》及话剧《卢沟桥》、《月夜》等。解放后历任党政干部、中学教师、县志评稿员,从事地方文史研究,主编《宁强地名志》、《宁强民政志》、《宁强英烈传》。系陕西书法家协会、陕西诗词学会会员,汉中书协名誉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