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青木川故事】王蓬:《青木川镇记》《瞿家大院记》
发布时间:2018-10-13 17:49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青木川镇记

文/王蓬


       陕西版图,东西短促,从宝鸡至潼关,最宽不过800里,此亦“八百里秦川”由来;南北却悠长,北部深深镶嵌进内蒙毛乌素沙漠,南部穿越秦巴大山,与四川接壤。整个版图颇似一尊跪射秦俑,最西南顶端,好像一只长靴,踩进川陕甘交界地段,靴子的顶端,便是青木川镇。“鸡啼鸣三省”是这小镇最大特色。陕西、四川、甘肃三省都恰好于小镇境内交界。这种去处,早年最宜形成“山高皇帝远,三省皆不管”的格局。事实也确实如此,清末民初这地面便出过一位传奇式人物, 名叫魏辅唐,出身贫贱,属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社会底层。但却不甘命运摆布,也曾入读私塾,几年之后辍学,少小刚强,16岁便进红帮,参加地方民团,因勇猛好斗,不惧生死,迅速登上红帮袍哥大位。在与土匪格斗中,夺得几条快枪,动乱年月,有枪便有命、有胆、有杀人越货的底气和占山为王的资本。这个不起眼的山民魏辅唐,用几条枪起家,出生入死、几起几落,酝成多起轰动三省州县又充满传奇的故事。发展成为拥有上千武装,雄据一方的枭雄。

       魏辅唐并非无能之辈,善抓机遇亦善揽人才,辅佐政财军务者皆为学有专长,老成谋事的一时之选。主政地方首先发展生产,先后开凿沈家坝、赵家坝、崔家沟、袁家坪四条堰渠。截取山溪流水,罐溉一川良田,使百姓丰足,人心安定,也为自身立威。魏辅唐统治青木川达20多年,成为三省州县都奈何不了的巨霸。当局只好采取历代官家所用办法:招安。民国29年,(1940年)号称“西北王”的国民政府军政大员胡宗南任命魏辅唐为陕、甘、川三省相邻的文县、武都、康县、江油、平奚、召化、青川、宁羌、彰明九县联防办事处副处长,处长则为国军中将胡宗南。把这三不管的去处让魏辅唐统领,官家只管收取捐税,两下相安无事。

       依据常理,以魏辅唐的身世阅历,器局识见,闹腾到这般地步,很容易成为目空一切,醉生梦死,淫逸荒唐的土皇帝。这方面肯定是有的,仅是明媒正娶的老婆便有6个之多。不尔虞我诈,也难以发展壮大。关键在于魏辅唐雄据一方之后,励精图治、保境安民、兴商重教、修桥筑路,很干了番利于地方、福荫百姓的事业。

       魏辅唐做的第一件大事是倡导商贸,重整回龙街。青木川镇三省交汇,兼有川道开阔的地形之利,从明清始便为商贸重镇,甘肃的驼队、四川的马帮、陕西的商旅终年不绝。青木川单是叫得响的客栈便有二三十家。每年金秋时节,生漆、竹木、毛皮、药材一类山货土产郁货山积;而运至青木川的食盐、白糖、布匹、碱面也堆满货栈,再由马帮驮了,运载至秦巴山地的千村万寨。所以早在明代,青木川便形成街市,至清代中叶,已相当繁盛,商号林立、店铺杂陈,客舍、货栈、茶馆、酒楼一应俱全,可惜毁于清末火灾。

       魏辅唐执掌青木川大权后,深谙物资贵在流通、无商不富的古训。大力整顿市场,提倡公平交易,打击欺行霸市,为三省商旅提供方便。其实,这也与魏辅唐利益休戚相关,他原本贫苦,入赘富家小姐方得继承田亩山地,为积累财产,他不择手段种植罂粟,为敛财销售烟土,使青木川成为一处集散地。魏辅唐从长远考虑,为吸引外地客商,在税收上给予优惠,在安全上给予保护。这些措施,大见成效,有力地促使了青木川商业的繁荣。

       一时间,中断的马帮驼铃又响彻山道。魏辅唐倡导重建回龙街,自己首先示范,开办“辅友社”百货店、手工毛皮制革厂、“唐世盛”绸布店、“同济堂‘中药铺等。在黄金地段修建两处六间开阔、上下两层,集门店、货栈、客舍、庭院于一体的商号。

       当地仕绅商家纷纷仿效,依据魏家格局修建成一条宽不盈丈,却长达近里的商业街。这条街道最有特色的是依据山形水势,紧傍穿越青木川坝子的金溪河水,修筑连成一线的类如西南少数民族修建的吊脚楼。为方便来往客商,还在金溪河上构架了一座有棚盖遮雨, 两边卫栏的风雨桥。整条小街,起尾盎首,曲折有致,若登高俯瞰,恰似一条摇首摆尾的巨龙在金溪河畔回首顾盼。所以被称为回龙街,在川陕甘三省都名声遐迩。让青木川这个深山小镇,成为名声响亮,三省皆知的繁华乡镇,确实是因有魏辅唐这个人物的缘故。

       魏辅唐自身没有多少文化,毕生耿耿于怀,拿出巨资,在青木川镇最好的位置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极有气势的辅仁中学。学校坐南朝北,正对笔架山,意谓化武修文。占地50亩由魏辅唐哥哥魏元臣捐献,建校巨资由魏辅唐承担,当地百姓仅是义务来当小工,木泥工匠一律从四川聘请。建成教室六间,中心为可容千人的大礼堂,每逢开学节庆、学校聚会,魏辅唐都要亲临讲活,鼓励教师,鞭策学生。另建高大宏阔的办公楼,延聘大学毕业且有声望的名师20多位。学校教师的待遇很高,每月薪水为7-12个大洋,其时县公安警员每月仅4个大洋。老师每年还由魏开办的皮革厂无偿发一双劳保皮鞋。回龙街逢集,凡杀猪者都要给学校送肉3斤,改善师生伙食。魏辅唐聚众请客,也会专请老师来坐首席。

       学校建成之初,魏辅唐便宣布凡青木川居民家有适龄儿童,一律得送入中小学念书,否则家长将受处罚。儿童入学费用全免,给学生家庭一定的补助,以补偿家庭劳力损失。还将青木川原有私塾学生拼进辅仁中学,读书免费,对四川、甘肃等外地学生一视同仁。大龄生不受班级限制,可随时插班。最多时有学生600名,超过宁强县城中学。学校开设常规课程,还设外语、戏曲、武术、体育等科目,外语分英语、俄语,戏曲有秦腔、川剧和京剧。毕业的学生,学习成绩好者,凡愿意到汉中、武汉、重庆、成都的中学或大学深造的,魏辅唐就会将他们送入四川大学、重庆大学、西北农大乃至于天津南开、上海复旦大学深造并承担费用,毕业后回与不回自便,回来者给予保长待遇。比如徐种德,因家贫受到魏辅堂资助,7岁读小学,接着读中学,21岁考进四川大学历史系。还没毕业,因老成正派受魏辅堂召唤,回到青木川当上宁西人民自卫总队少校参谋主任。当时受魏辅堂资助外出读书的年轻人很多,没回来的日后或当教授,或为编辑,唯有徐种德回来,大半辈子受到牵连。但作家叶广岑正是在这大山深处偶遇能讲英语的徐种德,日后才有关于长篇小说《青木川》等一系列的故事诞生。相熟后一次叶广岑问他:你为什么回来?徐种德淡然一句:知恩图报。似乎在阶级斗争非人日子里所遭之罪与他并不相干。徐种德先生几年前去世, 在他临街家中,见到年近九旬的老伴和长子,老人和蔼客气,见谁来都要站起来陪着说话,展示着文化人的家风。

       至今到青木川镇,仍可见辅仁学校雄踞山岭,俯瞰全镇,溪水环绕,绿树掩映,教舍、礼堂、舞台、图书馆一应俱全,一色青砖黛瓦,石板铺地,成为游览者必观的一处景观。图片展示当年学校落成之日,相邻三省九县县长皆带乡绅商贾前来祝贺,匾额贺联挂满镇街,舞狮子、耍龙灯、社火大戏,空前热闹,成为青木川镇有史以来的盛事。开启一代重教兴学之风,辅仁中学延续至今,很为当地培养了一批人才。

       在青木川镇,魏辅唐定有许多规矩: 当地百姓不得吸食鸦片、不得参与赌博、不得卖淫嫖娼、不得随地大小便及吐痰等等。若有违反必得严惩。惩罚的方式也稀奇古怪,例如:吸食鸦片者,当众灌以屎尿;随地小便者,责令其脱了裤子,坐于尿渍上直至烘干为止;小辈与长辈争闹,要用荨麻抽嘴……野蛮却有效果,在魏辅唐执政时期,青木川确实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成为类如神话的地方。

       汉中解放稍晚,为1949年12月,其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己宣告成立。魏辅唐审时度势,主动带国民党宁西人民自卫总队投诚,上交全部武器弹药,并协助收编其它地方武装,应算将功补过。但在1952年3月,宁强县人民法院仍以反革命罪判处其死刑,解回青木川镇在辅仁中学操场边处决,终年50岁。1986年4月,陕西省委相关部门经复查发文定魏辅唐为投诚,宁强县人民法院予以平反,定为开明绅士。

       魏辅唐留给青木川的另一桩遗产是他的庄园。民国十六年建老宅,十八年落成。首先,庄园在选址上就占尽风水,两座庄园皆坐北朝南,背靠起伏山峦,处于制高点上,面临蜿蜒河水,青木镇坝子与回龙街市都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动乱年月,稍有动静,庄园便可获悉。庄园则由两座两层两进深、并带宽大天井与回廊的院落构成。有趣的是两座庭院各有特色并不相同,一为中国传统建筑样式,一为西洋建筑风格。两座院落都有完整的防御体系,厚重的围院内,粮仓、水井、酒库、菜窖一应俱全;二层制高点了望哨、射击孔恰到好处;若是情况紧急,还可由通后山的暗洞疏散。即便动乱年月,三省交界的冷僻去处,有如此坚固,防范完整的庄园也可确保万无一失。

       这两座庄园的价值还在于进入园内后,不由你不屏心敛息,仔细观看,无处不精细,无处不严谨,燕居有室、会客有厅、餐饮有堂、观景有楼,做工精湛、布局合谐,将近一个世纪的风雨过去,1949年后容纳着小镇几个机关同时办公,也使两座庄园基本保持完整。

       目前,魏辅唐庄园已成为来青木川镇旅游者必去景点,2018年9月作者再次参观时,据导游介绍2017年门票收入为600万元。 看完庄园,心中很难平静,这样一座堪称整个汉中十一县区传统民居精采华章的建筑何以能在百年前诞生在这样一个偏远去处?

       这不能不归于陕甘川交汇地方,亘古便是氐、羌、藏、汉民族交融,秦陇巴蜀遗韵流风荟萃之地,金水溪上的风雨桥,吊脚楼,回龙街以及魏氏庄园,都应该是多种文化汇通的产物,也为今日留下了可供参观、鉴赏的文化遗产。

       值得称道的是青木川一带山林青翠,植被葱茏,距九寨沟仅200余公里,直线距离更短,属同一纬度,同一生态,有旅游观光的潜力挖掘。事实是青木川与九寨沟之间已有车道相通,沿途风光皆可入画,不少旅游者已捷足先登。

       青木川镇引起世人关注是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汶川地震发生,浴火新生,灾后重建,各界大力支援,政府亦看长望远,恢复氐羌民居,保留古镇风貌,回龙街镇,魏氏庄院,铺仁学校,风雨桥,吊脚楼皆修旧如故,注重环境,保护生态,为这传奇古镇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上世纪九十年代,青木川镇便引起著名作家叶广岑关注。早在1981年,我们便在省作协同期读书三月,又同游西南数省,拜访文豪艾芜,十分相熟。她曾邀我同往青木川,然我兴趣却在蜀道丝路。让人钦佩的是其时交通不便,几次转车,土石沙路,从汉中到青木川要颠波整整一天,但叶广岑不畏艰辛,多次深入调查采访,写出长篇小说《青木川》,被改编为电视剧《一代枭雄》,多家电视台播放,使得青木川名声鹊起,周边陕、甘、川三省争相游览,黄金周人满为患,成为汉中最具魅力的旅游亮点。青木川镇出名,叶广岑功不可没。

       临走, 我们遇到魏辅唐长子, 年过七旬的魏树武。父亲被镇压时,他才几岁。父亲创办辅仁中学,他却没进过学校。在屈辱和恐惧中长大的他身高仅一米五左右,父亲平反后逐渐溶入社会。问及他目前状况,他讲在街上签售叶广岑的《青木川》。问及一天能销多少?他回答:节假旺季一天销一百多本呢!脸上显出灿烂的笑容,被我抓拍下来,成为关于青木川镇、关于魏辅唐最后的剪影。



瞿家大院记

文/王蓬

 

      古镇青木川由于有三省交汇的地理优势, 一代枭雄魏辅堂的传奇故事,回龙街、魏氏庄院、辅仁学校等别具一格的堂皇建筑而名声雀起。出人意料的是青木川镇一座从未听说过的瞿家大院竟然与南郑颜家大院同时在2018年7月被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全省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颜家大院地处汉水沃野,先祖有为清代雍正皇太后治病被封从正四品的显赫背景,有记载明晰的碑刻耸立,其坐家道(即皇家御批在家行医随听召唤)、中书院(传授医道学院)、颜氏族墓等遗迹,规模宏阔,“入保”理所当然。

      那么,瞿家大院凭什么与颜家大院平起平坐,赫然“入保”?近期笔者对两座大院都进行了探访,发现始建于清康熙四年(1665),由巨石巨木构建的瞿家大院规模更显宏阔,门窗、门楼、台阶雕琢的更为精美,深山农家竟然建有瞿氏祠堂,雕梁戏楼,碑刻家训,几座大院皆山峦环围,溪水长流,形成顺应风水,规模恢宏的古建筑群落。单那气势就让人倾倒,不由屏心敛息,细心观赏。

      瞿家大院位于宁强县青木川镇东北约一公里的东坝村(亦称瞿家沟村), 与青木川同属金溪河谷,但又被山峦隔断,形成单独盆地,这也是许多当地人都不知道瞿家大院的根本原因。彰显着瞿氏先祖在动乱年代“大隐于野”的生存智慧。据碑刻记载,瞿氏一脉源于山西省洪洞县,明成化十三年(1478)移甘肃武都,八世祖于清康熙四年(1665),移居青木川,已350余年。碑刻还记载:清道光年间瞿氏先祖耗银8000余两,修建瞿家大院,历经几代,逐渐扩大,形成东院、西院、中院、祠堂等5套院落,房屋53 间(现存),占地面积3290平米。使用面积2000余平米。附属不可移动文物有:家族墓地、瞿家沟栈道、瞿氏山寨遗址、生产消防渠等;另有可移动文物数十件。

      大院坐落在盆地边缘一隅,前依平坝背靠山峦,寨前溪水蜿蜒,茶园嫩芽吐蕊,充满生机;寨后山林葱茏, 浓绿滴翠,蝶飞鸟啼;土地无一寸不细作,角落无一个不利用;石桥拱立,苔藓深蕴苍桑;古宅巍然,彰显人文尊严;一脚踏进这深山、幽谷、平坝,目睹屹立于此的古建群落,心中顿生期盼:渴望聆听这座历尽沧桑的老宅讲述它不为人知的故事……

      大院选址显然遵循《周易》风水理论,尊重自然,天人合一,注重与环境结合,谋求整体布局,人居与山水共存,物质与精神并重。彰显出瞿氏先祖有极高的文化素养和审美情趣。历经数百年风雨,整个建筑群落格局仍保存完好,典型的四合院型两进院落,传统悬山顶,手工雕花脊,屋面用人字形小板瓦, 主体为抬梁式木结构。一层建筑为主,偶用两层点缀,墙体采用骨架镶嵌木板或土坯结构模式。廊坊雕梁、窗扇精刻、皆雕以人物故事、飞禽走兽、卷草花卉,无不栩栩如生;就连门楣、角牙、门墩、柱础也用采用水波纹饰,雅致而不呆板;天井院落用石板铺就,四角各有石缸一口,雨小接存防火,雨大与下水道相通;廊檐台阶用条石砌筑,并与所有院落呈回字形连接,走遍庭院不淋雨湿脚;几个院落大小天井,四周屋面的雨水归落一处,此谓“四水到堂”,取聚财之意;整个建筑群落布局合理,雕工精良,方便的是家族老幼尊长相互关怀照应,突出的是儒家仁、孝、理、智、信的治家理念。

      瞿氏大院在修建之初,就充分考虑生活和防火用水。开渠与溪水相连,明渠与暗沟相通,引水到大院前门,形成半月形水绕庭院状态。还利用自然落差,修建水车磨坊,既节省劳力,又能引水蓄水,方便洗涤,预防火患。在水渠间修建水阀调节水量,使用过之水流向田间,水旱从人,创造出安居乐业的环境。这也是瞿氏家族能在三省交界的偏远地带,历经明、清、民国,繁衍生息350多年,20多代的根本原因。

      瞿氏大院无疑是一个家族历经明清移民、生存繁衍的活体标本,是一种中原文化在偏远山区交融札根不断发展的实物见证。民居建筑最能体现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文化特色与底蕴, 盖因其无声凝固着各个历史时期的文明。这也是近年常因拆毁古建频遭诟病的根本原因。

      但是,参观完瞿氏大院,我却心生疑惑:瞿氏先祖凭借什么力量在偏远之地修建了这座巨室豪宅?比如同时“入保”的颜家大院有皇家封官的显赫背景,有悬壶行医的聚财之道,修建豪宅顺理成章。那么,瞿氏大院凭什么呢?不错,瞿氏碑刻明确记载:当初建宅耗银8000余两。

      但这8000两银从何而来?当时可是天文数字。查史可知,清代俸禄低廉,朝廷一品大员,即行省督抚(相当于省长)年俸仅180两纹银。知府知县更少,每年仅几十两。其生计主要靠地方官一年两次用“冰敬”、“炭敬”的名义送钱。这些银两获得主要方式便是“火耗银”。老百姓交纳的钱赋多为零星碎银,上交国库则需熔化新铸为50两锭的纹银。在熔化中会有一定损耗,于是就给俸薪极低,穷极了的地方官造成贪赃之机。火耗增收10%至80%不等,视官员贪心大小而定。查阅到的资料让人心惊,孔孟之乡山东与历史积淀深厚的陕西火耗最高皆为80%。如此穷县数万两,富州几十万两也是有的。地方官不敢独吞,于是逐级行贿,成为尽人皆知的秘密。所以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雍正朝所谓刷新吏治便是“火耗归公”,另发养廉银来解决这个矛盾。巡抚一级,即省长可得养廉银18000两,是俸薪百倍。州县以次降低。清代物价平稳,10两银便够中等人家生活月把天气。由此可知瞿家8000余两银子是什么份量。

      目前流行的说法是瞿家先祖在一处废弃的鸡圈中挖到银子,也就是从天上掉下的一笔横财!这个说法我在与瞿家后裔交谈中获得证实。但我认为此说纯属障人耳目的欺人之谈。原因是瞿氏大院彰显的是深厚的传统文化,而非单纯财力。若无文化修为,得到横财更易吃喝嫖赌,挥霍殆尽。即使造屋,也权栖身茅屋数椽而矣。但有文化眼界而无财力也不可能修建豪宅。那么,8000两银子是否瞿家先祖移民时携带而来?阅史就知绝无可能,明清之际,移民常由官方介入,十分残酷,10人20人一队,绳索相连,官兵押送,要方便时才解开绳索,这也是“解手”一词由来。移民只能携带必用衣衫物品,8000两银折500斤,需几名壮汉挑运,还需保剽护身,有可能吗?当时尚无晋商票号可以汇兑,就有票号能涉及到边陲武都吗?那么,在长达三百年岁月中,瞿家有无做官为宦、或经商致富的可能?确切记载是瞿家从不涉商,仅有一人官至知县,还未上任便已病逝。

      其实,瞿家财富之谜只能从传承多代的匾额“耕读传家”来解读,从晋末“永嘉之乱”导致“衣冠南渡”肇始的移民文化来探究。西晋末年, “五胡乱华”。痛失家园的中原士族被迫背井离乡,筚路篮缕,南迁蛮荒的岭南,披荆斩棘,重建家园。用从中原带去的先进理念和技术,创造出举世闻名的客家土楼。最大土楼占地万余平方米,高达四层,拥有五六百间房舍,可供百余户人家、数百人口居家生存。一座振成楼竟出了40位学士、10位博士,包括前中科院长卢嘉锡。那么,来自最善营构华堂巨室山西的瞿家先祖到青木川后,见到这片有青山环绕,有绿水长流的风水宝地会无所作为吗?

      明清时期,汉中成为移民输入之地。汉台区龙江镇有一通清咸丰五年(1856)的石碑,记载:“始迁祖山西洪洞县人也,自明初隐居褒谷,结庐青桥之侧,劈莽披榛,始有山畦一所;继徙南郑,于柏花乡之后插篱为界,遂落业焉。遗留膏腴田百有余亩,厥后生齿日繁,所居别成立一营,称者即本族号之,迄今二十余世,惟业耕读。”完整记载了汉台区闫家营村的前世今生。其先祖所褒谷青桥驿在秦岭深处,河谷几无土地可耕,只能依山崖结庐栖身,然经奋斗,竟能在汉水沃野“遗留膏腴田百有余亩”,可见移民先祖的生存智慧与创业能力何等之强。今龙江镇文化站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的闫克元便是闫家后辈。

      不难想见瞿家先祖在移民大潮中,被迫离开故土山西,在条件艰苦的武都生存八代之久,凭“耕读传家”的生存智慧与创业能力,早已完成原始积累。当发现与武都相邻,环境却极为优越的青木川后,一定会不露声色,举家迁徙,瞿家大院后面的瞿家沟便是明证。在秦巴山地移民开发史中常以最早的垦荒者命名,比如刘家沟、张家营、李家村等比比皆是。创业的过程注定漫长而艰辛,瞿家亦不例外。瞿家沟中布满先祖创业印迹,层层地坎垒砌的坚如长城,排水沟渠蜿蜒山岭,开采石料的遗址尚存,当时茂密的丛林也恰能提供高大坚实的木料……正是创业的希望、建造一方能安居的蓝图激励着一代代的瞿家先祖,垦荒、修渠、伐木、采石……凭籍日益壮大的家族力量,用几代人不懈的努力,完成了一个家族的创业史。这个过程虽艰难漫长,但会积累生存经验,壮大家族血脉,丰富人文精神,最终印证“耕读传家”励精图治祖训的可靠和不容置疑。其实, 瞿氏家族的创业史何尝不是华夏民族在数千年间历经攻伐劫掠、异邦入侵、改朝换代、白骨蔽野、人口锐减、痛失家园后,仍能浴火新生、繁衍生息、发展壮大的缩影。以吾辈亲历:改革当初,国民经济临崩溃边缘。但仅因没再折腾,埋头建设, 仅40年,路通高速、空辟新港、经济增长、举世注目,便足以为证。

      现存碑刻记载:瞿家从清康熙四年(1665),移居今址,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达到鼎盛,将家产分为六份,兄弟虽各自经营,但仍遵“耕读传家”祖训。在安居之后,瞿家目标改为对土地的扩展,这是农业文明最重要的资本。曾经,瞿家购买土地甚至达到青木川一代枭雄魏辅堂的门前,经人提醒才作罢。民国时期,出于多种考虑,瞿家一位知书达理的贤能女子嫁给魏辅堂。而魏辅堂为迎娶瞿家姑娘,专门修建了一座有西洋味的庄院。有理由相信,魏辅堂正是受到瞿家大院启迪,才把他的庄院修的恢宏气派,保存至今。瞿家女子为魏辅堂生养了两个儿子,长子魏树武、次子魏树楷如今仍在青木川镇生活。他们的母亲2005年去世,媒体曾有报道。

      瞿家大院在1950年土改时分配给当地民众,其中包括多家瞿氏后代。半个多世纪中,虽维持着基本规模,但已无力对经历风雨的故宅进行维修。2008年汶川地震,青木川紧临震中,给瞿家大院致命一击,但也带来新生机遇。

      灾后重建,依据政策,居住在瞿家大院的人家都可迁出重建新居,并有补贴。大院人去屋空,益发飘摇欲堕。冥冥之中,历史为这座苍桑古宅选择了一位新的主人。应该说这种选择十分严格,因为必须具备情怀与财力,缺一不可!

      王有泉恰好具备这两个条件。1963年出生在宁强的王有泉毕业于汉中师范学校,当过老师、县政府秘书、也写过探索性的现代诗。我就是那时与他相识成为朋友。后来王有泉下海经商,营销土产茶叶,经过多年打拼,目前建成近3000亩标准茶园,打造出 “千山红茶” “千山绿茶”系列品牌。销售到西安、北京、乃至俄罗斯。致富后潜藏的诗意故态萌发,但以另种形式表现:宁强历史上曾是氐羌民族生存之地,在民居、服装、饮食、刺绣、砖石雕刻上极有特色,蕴含着深厚的氐羌文化。王有泉把这些散落在民间的石器、木雕、匾牌、碑刻、拴马桩、鼓乐器收购回来,足足摆满十亩庭院,形成一座很有民族特色的民俗博物馆。在朋友眼中,王有泉是有诗意的商人、有钱的诗人。

      2014年,作为宁强县人大常委,王有泉随团到青木川镇视查,时任青木川管委会主任周明东向王有泉介绍了这个院子。见到瞿家大院的瞬间,王有泉就心里一震,顿下决心:一定要抢救这处难得的清代古建筑群落:瞿家大院!

      由于在恰当的时间遇到恰当的人,很快就与多位瞿家后代依据政策达成协议,从发展考虑,还租借了大院附近的几百亩山峦和土地,疏通渠水,开辟茶园,让流水绿茶与成片古宅相依相伴,创造一个诗人的中国梦。

      从那时起,瞿家大院成为王有泉魂绕梦牵之地,宁强县城与青木川镇相距百余公里,一月不知有多少趟奔波在来去路上,操心的事实在太多:大院历数百年风雨,梁柱多有朽腐,墙体摇摇欲倒,门窗倾斜掉落,构件不知去向……必须落地大修方能从根本上抢救,需要一丝不苟才能恢复原貌风采。动工之前,他首先去各地取经, 成都锦里、宽窄巷子、建川博物馆,西安曲江、袁家老集……胸有成竹后才付诸实践,汇聚各方人才,组成古建团队。先把大院所有的地方:门楼、正屋、偏厦、梁柱、屋脊、庭院、戏台、台阶、廊檐、吊垂、窗棂、窗扇、窗花、匾额、瓦挡、滴水……全部拍照存挡,切实做到对照施工,修旧如故,恢复原貌。好在他多年收集的秦砖汉瓦、石缸石刻、瓦挡滴水、狮子门墩……这次派上用武之地,正好补齐古院残缺。

      王有泉带我们去看他正修复的瞿家大院,多位瞿家后代也参与修复,还见到刚获陕西省旅游景点优秀讲解员的瞿氏后人瞿琦,她对祖宅恢复投用充满期待。目前,大院整体骨架复位,腐朽梁柱更换,走廊庭院如故,水电线路都隐在暗处,并不影响大院风采。每到一处王有泉都与施工人员叮嘱沟通,对各种细节了如指掌,对各种方案细致比较,择优而用,追求精致,尽量完美。让人无法不钦佩,也让人无法不相信:瞿家大院一定会在这位极富人文情怀的诗人手中重获新生,再现风采!

 

2018年10月3日于汉水之畔无为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