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悦读分享】废墟里的阳光|苏晓莉
发布时间:2018-10-09 13:20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废墟里的阳光
    ——我读《灿烂千阳》

苏晓莉


 

《灿烂千阳》是阿富汗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继《追风筝的人》》之后的又一本畅销书,是一部关于生存和死亡、爱情与梦想、苦难和信仰的小说。作者通过主人公命运多舛的一生,反映了饱受战争摧残的阿富汗人民勤劳、坚忍、不屈的品德。

阿富汗,这个长期以来始终笼罩着战争阴影的伊斯兰国家,它的名字总是和恐怖分子、死亡和落后联系在一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民众无疑是悲惨痛苦的,而女人们除了要面对战争和死亡的威胁,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那就是塔利班执政后曲解的伊斯兰教义,对女性的严苛限制和迫害折磨。她们生而为人,却没有做人的权利。

《灿烂千阳》中的两位主人公玛利亚姆和莱拉正是这样不幸的阿富汗女人。玛利亚姆是富甲一方的扎里勒汗和他仆人娜娜的私生子,不光彩的出生使她成为家族的耻辱,唯一庇护她的母亲自杀以后,十五岁的玛利亚姆就被迫远嫁到另一座城市喀布尔,嫁给一个大她近四十岁的鞋匠拉希德。婚后成为丈夫私有财产的莱拉,不得不穿上密不透风的布卡。这个被称作“流动的铁窗”的布卡,让玛利亚姆从此与世隔绝。

和玛利亚姆相比,另一位主人公莱拉的童年要幸福得多。她有一个曾经当过教师的父亲,开明的父亲教给他知识,也允许她拥有两三好友,甚至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可是随着她两个哥哥加入圣战组织,家庭从此再无宁日。战争杀死了她的亲人,摧毁了她的家庭,只有她自己被老邻居拉希德救了下来,并被告知她的恋人塔里克也已不在人世。走投无路的莱拉,不得不怀着恋人的骨肉嫁给她的“救命恩人”拉希德。

命运就这样把两个原本毫无瓜葛的女人绑在了一起。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她们从相互戒备到相互信赖、相互扶持。每天晚上短暂的一盏茶时光,成了她们苦难人生中唯一的光明时刻。后来的日子里,莱拉生下了和恋人塔里克的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女孩,接着又为拉希德生下一个男孩。可爱的小女孩对玛利亚姆深深的依恋,让可怜的她第一次享受到被需要的甜蜜滋味,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价值。

相比于玛利亚姆的逆来顺受,从小接受先进文化教育的莱拉,是个有主见、勇敢的女性。她曾经周密策划了带上玛利亚姆和孩子们的逃亡之路,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希望支撑着她们,十多年来即使受尽折磨也依然坚强地活着。十多年后她们终于攒够了钱,却在最后一刻因为那个伪善的阿富汗陌生男人的揭发,她们又被送到拉希德面前,回到那可怕的人间炼狱。莱拉被关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里,锁眼灌进水泥,玛利亚姆被关进五六十度高温的、密不透风的石屋里,没有水,没有食物。所幸她们还是经受住了这生命极限的考验——一天一夜过后,她们还没有死。人的生命有时脆弱,有时又是多么顽强啊!

日子越是艰难困苦,越要死命撑住。因为当命运沉到无法再沉的谷底,必将会绝地反弹。莱拉终于等到了她的幸福——塔里克“起死回生”了,令人难以置信地站在了她的前面。原来,关于塔里克遇难的消息,只是拉希德为了占有莱拉而编造的一个谎言而已。

可是这对苦命的鸳鸯才匆匆见了一面,就被拉希德知道了。当莱拉将被拉希德残忍掐死的最后关头,玛利亚姆,这个一生不知道何为反抗的女人——就连拉希德要她吃石块,她也一声不吭咬碎并和着牙齿和血肉吞下的女人,第一次勇敢地举起武器,毫不犹豫地砸向魔鬼的脑袋。“你若真心待我,我必拿命珍惜。”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莱拉和塔里克的自由,安详地走向死亡。

可怜而又让人心生敬畏的女人们啊!作者不动声色地将这些娓娓道来,却让读者不由得湿了眼眶,恨不能走进小说中,用我们也并不坚强的手臂替她们挡上一挡。我们国家也走过漫长的封建统治时期,也遭遇了频繁的战乱和灾害,尤其是近代帝国主义的血腥践踏。作为弱势群体的女人们,首当其冲遭受迫害。所幸如今生活在新时代的我们,早已享受到了自由、平等和解放,我们在阳光下自由行走,在工作中实现价值,更有不少卓越的女性成为各个领域的佼佼者。相比她们,我们何其幸运!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些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啊。

小说的开头以住在泥屋的娜娜母女写起,玛利亚姆的单纯,对父亲的渴望,小聚时的静好,处处都好像和我们的生活并无二致。——如果不是母亲娜娜的抱怨和对玛利亚姆的种种告诫,让我甚至以为后面只是一些俗不可耐的情节——父亲因为家族和道德的原因不能接自己的私生女回家,只有把母女两个安顿在别处并按时探望,而母亲为了永久的得到父亲,不惜向女儿心里播下仇恨的种子。——现在的很多流行小说不都是这样的情节吗?带着略微的失望看下去,情节却和我的预料截然相反。“就像指南针总是指向北方一样,男人总是把怪罪的手指指向女人。”玛利亚姆被亲生父亲拒之门外,母亲娜娜万念俱灰后的上吊自杀,那些虚伪的美丽画布被无情揭开,鲜血和烂肉便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剧情于出其不意中突然急转,并深深击中你的内心,这便是讲故事的人的高明之处了。

小说的结尾也是同样令人出其不意,但仔细想想,又似乎都在情理之中。玛利亚姆为了莱拉,心甘情愿而且异常平静地走向刑场,玛利亚姆和昔日恋人塔里克终于离开阿富汗,过上简单平静的日子。我想故事终于有个虽有遗憾但总算圆满的结局了吧。可是莱拉最后还是携着丈夫孩子回到自己的国度,走一遍玛利亚姆生前遗憾没有走过的路,也算是帮助那个曾经相依为命的女人圆了念想。最后,她来到自己女儿曾经住过的孤儿院,和丈夫一起,开启了艰难的福利事业,让这片战争的废墟之上,也能投射几许灿烂的阳光。

小说主题无疑是严肃的,残酷的战争、被歪曲的无道教义、人物的不幸境遇让人心酸愤懑又无可奈何,只觉沉重压抑透不过气来,但是作者为它取名《灿烂千阳》,来源于一首阿富汗诗歌《喀布尔》——“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小说中展现出来的阿富汗人民身上的勤劳、善良、坚忍、永不放弃的品质,让我们对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充满信心。因为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正如高尔基所说的“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遮不住的!”相信不久的将来,战争恐怖的阴霾终将散去,温暖灿烂的阳光将普照大地!(文章2018年9月28日发表于《文化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