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教师节特稿】“教师读书汇”:《在经典中行走》《读书摘句》
发布时间:2018-09-10 17:20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只要柏拉图的 《理想国》与卢梭的《爱弥儿》留存在世上,纵令其它教育著述被毁,教育园地也是馥郁芬芳的。” 只要教师读书,教育就有希望。在教师节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向大家推荐两位“名师”的读书文字,让我们一同领略宁强教师风采,浸润浓浓书香。(编者)



       杨安平,男,生于1981年,本科学历,中共党员,一级教师,现为宁强县铁锁关镇初级中学校长、语文教师。最“铁杆”的农村语文人,最“草根”的教育管理者,最“烟火”的生活漫行家。陕西省教学能手,汉中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汉中市“三一一”工程人才,第二届汉中市“名校长”,教师资格证国考面试考官,《教师博览》签约作家。


在经典中行走

〇杨安平

       曾看过央视《首席夜话》之《深圳不一样的十一月份》,感触良多。

       一座城,一种气质,一种品位。对于深圳,我们的传统印象中,她就是一座现代化的开放都市,一个飞速发展的经济中心,她的形象更多与经济、与现代、与时尚元素相连。然而,透过深圳读书月这个窗口,我们看到了深圳另一种不一样的特质——精神文化与物质文化的同步生长。

       三十年的城市发展,深圳创造了无数个神话,她不仅建造了无数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也构建了无数座充满思想的精神殿堂。这是深圳人的福气。持续十三年的读书月活动,则是一份坚守,是在喧嚣中对文化和文明的敬畏和坚守;遍布城市街巷的各类图书馆、书店、书吧、书社,广泛开展的官方或民间的读书交流活动,更是对深圳“让城市因读书而得到尊重”这一城市理念的最好诠释。

       正如作家麦家说,深圳的发展是卓越的,而卓越不仅是一种行为,更是一种习惯。在三十年的飞速发展中,她一直保持了向上的姿态,且没有走偏,没有走错,这是伟大的。是什么起着无形的推动作用和导航作用?毫无疑问,对知识、文化、先进思想的敬重功不可没。深圳的读书活动已经完成了从政府引导到民间自觉的转变,读书已无形中融入了深圳市民的生活,潜移默化地提升了人们的生活质量,提升了城市品位。从书店开始,你会了解一个不一样的深圳!

       我以为,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人心很累,能够帮助我们走出这种困境的路径之一就是读书,以书香洗涤思想的污垢,以知识填充空虚的精神外壳。一本书点燃一段感情,照亮一种思想,改变一部人生。你可以不喜欢某个作家的书,但却不能不读书。心浮气躁的时候,手捧一本淡淡墨香的好书,轻轻打开书页,任思想在字里行间游走,心灵就会安静下来。

       读诗书,读景致,也读人生。淡淡的午后,斜阳洒满露台,闲散地依在古老的藤椅上,手捧一本泛黄的经典,让文字的馨香飘进心田,咀嚼着一段甜蜜的往事,幸福在夕阳里弥漫开来;宁静的夜晚,酌一杯香茗,听窗外雨打芭蕉,展开一纸情思,走近圣人的思想殿堂,品评寻常人家的油盐酱醋,酸甜皆有味,心似蝴蝶恬然曼舞。这样的时刻,整个人就沉醉了,醉在满载精神琼浆的归途中。

       想起了我与书为伴的美好时光。

       我与书的情缘,是从初中时期一本陈旧的《水浒传》开始的。那时,曾为了几本连环画和古典名著步行几里地前往借阅,冰天雪地,跌几个跟头纯属常事,其中冷暖自知,大有黄生借书的味道;为了获得作为奖品的书本,在父亲的许诺下昼夜苦学,学习成绩不知不觉超出了别人一大截,我美滋滋地拿到奖品时,却看到父亲笑得比阳光还灿烂;也因为埋头于书本,闹出了不少笑话,吃饭看书误食大口辣椒而眼泪直流,走路读书跌倒在水田里弄成了落汤鸡,心爱的书也随之洗了淋浴……真是读书不知饿滋味,睡觉也带手电筒,废寝忘食绝非虚构。不过由于条件有限,读书的范围并不宽广,大都是历史和军事一类的书籍,还读过不少武侠小说,金庸、古龙、卧龙生、陈青云等的小说几乎读遍了,书籍虽杂,却无意中熏染了我对历史和军事的好奇心。

       后来,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对书籍有了一定的甄别和选择。刚上师范时,我们的阅读文选课老师是个博学睿智的人,讲课引经据典,神采飞扬,颇有几分闻一多先生的风采。他给我们推荐了许多古今中外的名家名作,仅书目就列了满满两页,都是大师级的经典著作。从那时起,我的头脑里渐渐有了明晰的择书标准:读高品位的书,读启迪人生、开启智慧的书,读人文、自然的精华和真理。

       从教以后,渐觉胸中知识贫乏,眼界思想窄浅,于是又狠劲地投入到书的世界里,大量阅读教育专著、人文经典,期间还浏览过一些哲学、医学书籍,包括纯繁体版的《东周列国志》、线装版的《毛泽东选集》,而且边读边想,读写结合,把别人的真知灼见变成充实自己生活的财富。奔波之余,安静地坐下来,一缕茶香,一曲轻音乐,一卷卷墨香弥漫开来:《叶圣陶语文论集》《余映潮阅读教学设计》《孙绍振解读经典散文》《给教师的建议》《爱弥儿》《第56号教室的奇迹》《爱与自由》《瓦尔登湖》《精神明亮的人》《一个人的村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这样,我在享受着文字的墨香时,也享受着命运的馈赠,透过书籍这面神奇的镜子,灵魂渐渐安顿下来,愈加清晰地找到了精神明亮的出口。

       而今,我担任学校管理的同时,又兼任中学语文教学,愈发认识到经典阅读的力量和美好,于是,我将“质量立校、文化育人”作为发展理念,积极推动师生读书工程。

       一方面,在我的班级开展师生共读共写活动。我常常跟学生分享读书的欣悦和感动,向他们推荐必读名著、时文选萃、经典美文、自然科学、人文风情等方面的书籍,从学校图书室为他们借阅大量好书,鼓励他们订阅有品位的报刊杂志,要求他们养成写读书笔记的习惯,记下美文佳句、心得体会、感悟收获,提升自己的知识水平和思想涵养。最初,孩子们的读书热情不高,渐渐地,我组织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读书成了孩子们课余饭后的精神食粮,成了一道必不可少的佐餐,他们爱上了读书。那些学习基础较差的学生也把读书当成了乐趣,因为喜欢读书,少了闲散乱逛,少了上网游戏,少了打架滋事,在阅读中建立了自己的精神乐园。看着这一切,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欣喜,我知道,有了书的陪伴,这一生我们都不会缺少润泽生命的养分。

       另一方面,大力开展书香校园建设,在全校范围内开展师生共读活动,组织师生读书征文、读书演讲、读书沙龙,开设“三读一课”( 晨读、午读、晚读和阅读课),成立校园文学社,创办校刊,建立教师博客,倡导教师专业读写……将任务型阅读和自主型阅读相结合,逐步培养全校师生的读书意识,改变职业愿景和生活追求,让读书成为一种习惯。尽管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相信,对经典、对文化的坚守必定是美好的,只要我们每天能挤出半小时读书,日复一日,持之以恒,每个人都不再是那个空乏平庸的自己了。

       一个朋友这样说过:“少数人把阅读当成了一种生活,而更多人则把它当成一种消遣;一些人把生活当成阅读来品鉴,而无数人把生活当成什么了呢?”我想,无论我们把阅读当做一种生活还是一种消遣,也无论是否把生活当做一本大书来品赏,都应该保持朴素而淡然的心境,让思想文化的光芒普照每个人的内心。

       书是有生命、有灵性的。一本好书,是一泓清泉,一束阳光,一声惊雷。读一本书,就是与另一颗心灵的一场对话,是一次多彩的思想漫旅,是一次灵魂的洗涤和重塑。在经典中行走,心似露珠澄澈、空灵、沉静,生活渐渐丰盈鲜亮,生命也因此而厚重。

       如果你的世界将要山穷水尽,那么,请拾起曾经遗落的书页吧,这是谁也剥夺不走的财富,它会告诉你前行的方向!





       陈晓丽,女,生于1979年,本科学历,一级教师,现为宁强县幼儿园副园长。陕西省幼儿教育学科带头人,陕西省教学能手,汉中市“三一一”工程人才,汉中市特岗教师招聘面试评委,业余爱好文学,有诗歌、散文、小说作品在纸媒、网络发表。


读书摘句


(一)《葬月歌》

       首先,书名很吸引我。

       然后,我看了书末所附的一些读者对这本书的推荐语。这是一本少年成长小说,融合东西方文化韵味。作者:迦楼罗之火翼

       接着,我从第一页看了下来。目前,看到第三十页。摘句:

       1、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火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蔑视。——《旧约.雅歌》

       2、尤利尔.普尔契不止一次在圣像的容颜面前感觉到圣洁与庄严,不止一次在圣堂的穹顶下感受到倾倒与颤栗;然而只有在那一天,在由深化时代沿用到今天的恢宏斗兽场上,他意识到了至高者以外的存在。这感受直接而强烈地唤醒了他内心的原罪,注定他今生将背向天国。——《葬月歌》第一页

       3、红土的烟尘渐渐平息下来,那是因为已经不再有那么多的生命将它搅动…… ——《葬月歌》第五页

       4、这突然而来的歌声有着毫无修饰的质朴旋律。吟唱者随口哼着,因为距离并不近,所以听不真切。但这曲调不像潺潺流淌的泉水般清澈浏亮,相反更像月光下寂寞的流沙或雪原,有着浑然天成的苍凉悲伤……  ——《葬月歌》第十九页

       5、在恢宏而庄严的时间之流面前,人是渺小的。 ——《葬月歌》第二十一页

       6、此刻时间漠然地流淌着,像隆冬湖面上的冰冠一般,将一切笼罩在未知之中。——《葬月歌》第二十一页

       7、连续几天的燥热中,滂沱大雨会在某个没有一丝风的午后,毫无征兆地用白亮的鞭子抽打干渴的大地。——《葬月歌》第二十二页

       这或许是一本很适合于青少年看的书,优美的文字,瑰丽的情节,幽雅的氛围,庞大的世界观,细腻的人物关系。这将是一部如火般炽烈、如冰般晶莹的幻想大陆传说。之所以选摘这样的句子,是因为真的喜欢这样的句子,喜欢这样的表达手法。

(二)《诗词散论》

       琐事缠身,心里没有片刻停歇,自然免不了惶惑,连同莫名的怅然若失。

       心不静,床头摆了一本缪钺的《诗词散论》,每晚强迫自己读几页,让那些闪烁着感性智慧的语言徘徊脑际,让纷繁的琐事暂且消停一下。

       缪钺先生(1904——1995),字彦威。江苏溧阳人。1924年北京大学文预科肄业。在保定私立培德中学和保定私立志存中学任国文教员。后历任河南大学中文系、广州学海书院、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华西协和大学中文系教授兼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先生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史、中国古典文学、历史文献学的教学与科研。1981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首批博士生导师。先生曾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中国唐史学会、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中华诗词学会等学术团体和学术机构的顾问。出版有《元遗山年谱汇纂》、《中国史上之民族词人》、《诗词散论》、《杜牧诗选》、《三国志选》、《读史存稿》、《杜牧传》、《杜牧年谱》、《三国志选注》(主编)、《冰茧庵丛稿》、《三国志导读》(主编)、《冰茧庵序跋辑存》、《冰茧庵剩稿》、《词学古今谈》(合著)等专著。另有旧体诗词集《冰茧庵诗词稿》行世。《缪钺全集》于2004年6月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诗词散论》是缪钺先生的一部早期著作。初版于1948年。以上文字来源于2008年5月第一版的《诗词散论》)

       书中每一篇章的诗词赏析皆出异彩。《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赏析中,将李太白少时的诗作做了一番推解。“李白天才飘逸,不愿拘泥于绳墨之中。”“但这首《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五言律诗,却是对偶均匀,平仄协调,可见李白少时作诗还是从守规矩入手的。”读过这些,想到为人为文,守格与出格,皆应如此。

       守格是为了有一天出格。文章或处世,走出圈子方为上游之道。熟悉一方,后信手拈来,再撒出去,一拈一撒之间,异彩即出。拈而不撒,是为自固;不拈而撒,是为盲行。

       今晚睡意盎然,书是不读了,留下这几句话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