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青木川故事】古战场秦家垭|魏元霖
发布时间:2018-08-28 17:13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编者按】位于宁强县西北角,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地带的青木川镇,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历来是商贾云集的边贸重镇,也自然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期,邓艾攻蜀时部队曾入境南下;明末崇祯十年(1637年),太平天国部队与清军曾在境内秦家垭鏖战;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国民党军第1师、第64师曾驻扎青木川,企图入四川、甘肃阻挡北上抗日的工农红军;1949年10月,胡宗南骑兵第二旅旅长吕继化率残部在青木川驻扎9天,企图利用自然地形负隅顽抗,在解放大军强大攻势下,溃逃入川,1950年人民解放军19军171团一个营驻军青木川,执行剿匪、保卫新政权任务。本期为读者讲述的就是明末崇祯十年(1637年),闯王李自成义军由青木川过境入川占领青川县,清太平天国兰大顺义军与官军曾在境内秦家垭鏖战的故事。



                                                                    古战场秦家垭

                                                                          〇魏元霖

不出名的秦家垭曾是古战场。秦家垭位于陕西省宁强县青木川镇西边5公里处,是通往四川青川县和甘肃文县的要道,地势险要,虽算不上天下雄关,却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关隘,虽算不上兵家必争之地,却在此发生过激战。

清朝同治初年,太平天国将领赖文光的部下准备入川,他的先遣部队在宁羌和四川交界处活动,声势浩大,时间长久。清汉中总镇派了两个营官驻守广坪河和青木川,冬月太平天国的部队和清兵在秦家垭展开了激战,从早晨到中午时分,天兵击垮了清军,清军死伤约500人,秦家垭的两个大冬水田里(两个田的面积10多亩)尸体狼藉,鲜血染红了田水,战后尸体埋在秦家垭附近的一个山沟里,今日此沟还叫坟陵沟。

当地的老人经常摆谈:“长毛子和清兵在这里打过大仗,长毛子凶得很,把清兵围在冬水田里,杀死几百人,尸体堆满了两个冬水田,血把田水染得红堂堂的,没有断气的清兵,当天晚上从死人堆中烂泥巴里爬出来逃跑了。从打过仗以后,鸡不叫,狗不咬,我们今日害怕从田边过路......”从老人们的言谈中,反映了当时战斗的激烈,和太平军的英勇善战。

秦家垭地处陕西省最西南的边陲,此垭周围无一户姓秦的,几处墓碑的文字被风霜侵蚀得泯灭不清,它是陕西与四川交界的一个垭,陕西简称秦,因而名秦家垭。千山万壑中的一个小山垭,是从川北入陕的要道,是通往陇南的捷径,在此却发生过农民军与腐败政府的战斗,这个小山垭离太平军的京都天京不知几千里,可是太平天国的军队到了此垭,并在垭上打了胜仗,可见当时太平军力之强大,发展之迅速,横扫之广阔,能形成如此天翻地覆、波澜壮阔的革命,其原因是天国顺乎民心,清政府腐败不堪。

此战场,有安乐河乡当时的杨老先生写的诗集《柏龄集》中的诗序和诗为证:清同治初(1862-1865年)寇自蜀至,汉中总镇阿布先后两次到关不驻,但令华阳营官张分防白水河,令江口营官王分防青木川,两不相照,致一败于青木川,再败于广坪河,次年即为入寇之熟径矣,因此为诗:

盐茶关

关号盐茶利御奸,

此关遥锁阳平关。

华阳空转白河去,

江口徒移青木还。

寨上龙池惊寇至,

民入石瓮待师班。

天然地利谁能守,

蹂躏连年泪欲潸。

我多次路过秦家垭,心潮起伏,感慨万端,尤其写了这篇文章后,心情更不能平静,也题诗表达心意:

昔日天军杀声猛,

清兵尸横秦家垭。

日日夜夜犬息声,

凄凄冷冷月无华。

天国声威永不去,

老人言传显怒牙。

动笔记下古战场,

世代凭吊英雄花。


   

吊古战场文

(唐)李华

浩浩乎,平沙无垠,夐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亭长告余曰:“此古战场也,常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伤心哉!秦欤汉欤?将近代欤?

吾闻夫齐魏徭戍,荆韩召募。万里奔走,连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阔天长,不知归路。寄身锋刃,腷臆谁愬?秦汉而还,多事四夷,中州耗斁,无世无之。古称戎夏,不抗王师。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异于仁义,王道迂阔而莫为。呜呼噫嘻!

吾想夫北风振漠,胡兵伺便。主将骄敌,期门受战。野竖旌旗,川回组练。法重心骇,威尊命贱。利镞穿骨,惊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声析江河,势崩雷电。至若穷阴凝闭,凛冽海隅,积雪没胫,坚冰在须。鸷鸟休巢,征马踟蹰。缯纩无温,堕指裂肤。当此苦寒,天假强胡,凭陵杀气,以相剪屠。径截辎重,横攻士卒。都尉新降,将军复没。尸踣巨港之岸,血满长城之窟。无贵无贱,同为枯骨。可胜言哉!鼓衰兮力竭,矢尽兮弦绝,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降矣哉,终身夷狄;战矣哉,暴骨沙砾。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伤心惨目,有如是耶!

吾闻之:牧用赵卒,大破林胡,开地千里,遁逃匈奴。汉倾天下,财殚力痡。任人而已,岂在多乎!周逐猃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师而还。饮至策勋,和乐且闲。穆穆棣棣,君臣之间。秦起长城,竟海为关。荼毒生民,万里朱殷。汉击匈奴,虽得阴山,枕骸徧野,功不补患。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生也何恩,杀之何咎?其存其没,家莫闻知。人或有言,将信将疑。悁悁心目,寤寐见之。布奠倾觞,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吊祭不至,精魂无依。必有凶年,人其流离。呜呼噫嘻!时耶命耶?从古如斯!为之奈何?守在四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