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宁强de书】《土斋土话》读后——“土”味以及文墨之香|李建森
发布时间:2018-08-22 17:03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文联 浏览:
分享:

“土”味以及文墨之香

        ——《土斋土话》读后

○李建森

《土斋土话》为上下两卷,可谓煌煌巨制。展卷拜观,不能不心生敬畏。这敬畏,既是针对文墨之道的,也是关乎陈华春先生本人的!作为读者的我,能感知到他的文图里扑面而来的“土”味,以及文墨之香。

因为喜好书法,多年来我对书法类的报刊和网站比较关注,陈华春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很高,由生而熟,由认知到关注,是一个递进的过程。在陈华春这个名字的背后,隐潜着一种喷薄的力量。这种力量,关涉艺术和学理,关涉创作,关涉生命情怀。这两卷《土斋土话》,更是验证了这种认知。

陈华春自署土公、土斋,甚至他的文论、书法、砖刻、篆刻等,都有“土”味,其精神器质皆沉雄和厚朴。他坚信:“越‘土’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字典里关于“土”的释义有多项:1、地面上的泥沙混合物;2、田地;国家的领地;3、家乡;本地;4、本地的;具有地方性的;5、来自民间的;民间沿用的(跟“洋”相对);6、五行之一:金木水火土;等等。把每一项释义与陈华春的“土话”对应起来,都一脉相承。陈华春在自我的价值轴心里,以“土”为福,以“土”为表达的媒介和质地,是我体所看重的。我们呼唤艺术的行旅必须紧贴大地,抵达心灵,惟有这样,前行和放飞才有更好的支撑和依托。陈华春所打造出来的文本与图式,正是基于这样的坚守和践行。

陈华春隐归于山水之间,隐归于边城宁强,他的坚挺的成长,一定吞吐了许多人生的焦灼和荒寞,而他的成熟,也在昭示他的坚挺是宁静和淡定的。那里山水清丽,人文厚重,民风又好,自是滋育艺术的地方。他的思想和创作,也仍在上升和向前,空间是很大的。他说:“我们对事物的看法都有缺陷,因此,我们才有学术的自由。”这句话说得多好!从辩证的角度,校正了我们的经验和常识。

前些日子,陈华春先生来西安做《土斋土话》的编务工作,我们终以会面而知心。他的行状令我有相见恨晚之感,可问学,可谋事,这是我对他的感言,也是自己肺腑言。

 


 

“砖头”大家陈华春

〇顾克美 

乙未四月,成就自己最重大的一次专访,便是与长安天润书画院院长张旺霖、著名书画评论家徐志刚一道,远赴汉中宁强县与国内篆刻大家陈华春面对面。

县名宁强,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到是相当熟悉。我26年前从江苏建湖入伍到宁夏银川时,部队有一批三年前的老兵便是宁强籍。我工作并居住在宁夏军区大院时,左右邻居又皆为这批宁强兵。步入书画评论工作领域时,“宁强”现象已经在国内书坛称雄并叫响。陈华春是宁强书坛主力兵团中的重量级成员。又因著名作家叶广芩代表作《青木川》,便对到宁强越发而向往。

专访陈华春,圆了我关注宁强探索宁强的梦想。

 “砖家”,已经在国内成为专家学者的代名词,起着冷嘲热讽效果。废话连篇,假话成灾。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中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样的专家还真正是砖头大家,无足轻重,堪称笑谈。

我为何要说国内大家陈华春必将成世界著名专家学者?实际上,如果避免负面影响,我认为陈华春真正是“砖头”大家。

爱岗敬业精神彰显弥足珍贵,无怨无悔奉献堪称大家风范。陈华春1988年毕业于陕西理工学院政法系,却在宁强这偏僻县城偏僻中学偏偏从事思想政治课工作16年。风里来,雨里去,从来没忘记自己对书法篆刻事业的爱好与追求。致使自己在书法、篆刻艺术,尤其在砖刻艺术上,在全国引起广泛影响,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成为全国砖刻领域里的领军人物。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吗?是全国少了位著名律师少了位高级老师吗?我看,这更是陈华春的独特与伟大之处。陆路不通走水路岂不更好?干事业为何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条条大路通罗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我在宁强县文化馆采访陈华春时,仅仅数小时,感悟深刻。华春,谦谦君子,正直大气,冷静不喜张扬,情感丰沛,对外联络桥梁,通俗易懂。

篆刻学界权威,砖刻填写空白。《书法报》、《书法导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等专业书画媒体,纷纷为陈华春开辟专栏,惟陈华春马首是瞻,常常是等米下锅。文章内容信马天空,经史子集,皆精辟见解,严密考证,观点独特,图文并茂。近五百篇文章集成陈华春《土斋土话》上下卷,一经公开出版发行,便成专业领域人士抢购风潮。我苦读月余《土斋土话》,才胆敢下笔撰写文章解剖华春兄的艺术世界。华春阅读广泛,涉猎太宽,对古人今人的人文风情品味,对秦汉篆刻的鉴赏,对碑帖古印的研究,让我看到了华春丰富的精神世界与出众的才情。我一直纳闷,陕西书画界经常推崇的名家大家,却让人看不到一篇学术文章,看不到一本学术专著,不知道这样的大家从何而来?从陈华春身上,我知道大家不是吹出来的,应该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在陈华春工作室,我看到数百块砖刻,我随机抽出三块,自己制作拓片,请他记录这段历史。华春认真,撰写短文“乙未四月二十五日,旺霖、志刚、克美、张伟一行,来羌州游玩,在土斋,克美拓此片,虽为初学拓片制作术,亦属不易,土公华春土斋以记之”。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陈华春,土公土斋之本意。他已将自己一身倾情于砖刻,居土斋号土公也。他在宁强县文化馆的工作室便是砖刻的艺术海洋。宁强文化发展名片,羌族文化保护先锋。在宁强,你随机打听,不知道县领导的人多,但不知道陈华春的很少。《宁强羌文化画像砖谱--陈华春画像砖作品集》出版后,陈华春有话说。“中国艺术是什么样子呢?艺术是有地域的,艺术一旦远离了地域,就显得陌生。传统不是死的东西,不是时间的界定,而是一种延续的文化状态。本书以画像石的形式,以青砖为载体,来表达羌文化,在国内艺术界,或者在羌文化研究中,皆属首例。”羌文化是宁强最重要的地域文化之一,陈华春作为宁强重量级知名文化人士,能够通过书画篆刻艺术的形式,以砖刻形式来展示和保护羌族文化,不能不承认这是陈华春的独创与功劳。

 “华春”文化是经济品牌,“华春品牌”会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社会越向前发展,文化的经济作用越得到加强。长安天润书画院院长张旺霖认为,陈华春本身已经是一座文化领域里的经济富矿,值得大书特书,值得投资开发。自然,华春,已经不单单是宁强的、汉中的、陕西的经济富矿,更是中国的世界的经济富矿。张旺霖表示,他将会就陈华春文化经济现象进行再调研,将会投巨资将陈华春的砖刻文化变成产业化,将陈华春书画篆刻艺术和砖刻拓片推向世界。

陈华春很有意思,更懂得商标注册权利。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停止了“砖刻”,现正集中精力在书法、绘画和篆刻艺术上钻研。很明显,这些“砖刻”作品将会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我相信,国内篆刻大家陈华春必将成世界著名文化专家。也许,这也是我撰写这篇文章,给未来书法、绘画和篆刻艺术家们的生存与发展,留下些思考空间与探讨机会。否则,读了我撰写陈华春的文章,没有收获,便失去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