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宁强民俗】宁强(宽川)农村传统嫁娶说唱词
发布时间:2018-05-03 18:01 来源:书香宁强 作者:王中权 浏览:
分享:

   【录述者寄语】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很多传统嫁娶文化都被当作封建余毒清除,逐步消亡。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宁强宽川乡(现属大安镇)冉家坝、五丁关等山大林深、交通不便的村落仍沿袭传统嫁娶形式,例如打发女儿头一天哭陪嫁,结婚当天女方给男方交人时两家对说(男女双方家都事先找好了能说会道之人,看哪方能说赢、占上风),以增添酒宴前的热闹气氛,以及洞房门上挂门帘、铺床铺、准备生育、办满月酒都要说吉利话,笔者当时就对相关唱词、说词产生了浓厚兴趣。其中,床铺好后找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在铺上滚来滚去,寄寓以后要生个胖娃娃,主家要给这个小孩发红包的风俗还延续至今,其他旧的结婚仪式都已消亡殆尽。

      笔者将这些本地传统嫁娶文化原汁原味笔录下来,未作任何改动,只在个别方言字字意上作了考虑,但仍是原音。笔者录述的传统嫁娶风俗文化,仅是一个方面,而不是全部。据口述者严秀琴、冉秀芳两位老人说,哭陪嫁等内容还有很多,辑录内容中《哭陪嫁(之二)》为冉秀芳口述,其余均为严秀芹口述。但笔者因近来帕金森病双手握笔、拿筷子颤抖得厉害,因而止笔。笔录时写字要快,过后很多字连自己都不认识(因手颤抖得更厉害,写得字就更不像话了),所以在誊抄时只得停停写写、写写停停,有时一天只能誊抄一两行,一拖就是几个月,直到现在才写完了。

哭陪嫁(之一)

1.哭妈

我的妈呀我的妈:

自从婆家送期单,

我的妈呀心没闲。

一根竹子十二节,

我妈怀我十个月,

上坡下坎也造孽。

我在娘肚吃娘血,

我在娘怀吃娘奶,

怀里转到背上背,

背大还是人家人。

我妈养我尺五长,

一尺五布包上床,

是个小儿满堂红,

是个小女一场空。

 

我的妈呀我的妈:

你的女儿年纪小,

婆家屋里去不了。

不晓得婆家啥规矩,

不晓得婆家啥礼仪。

青菜没得韭菜香,

媳妇没得女好当,

当天女子坐天官,

当天媳妇受熬煎。

一根竹子十二节,

月月都有小阳节,

我望妈来来接我,

不望你接靠谁接。

婆家门上一林竹,

过路上下你到屋。

不图到屋来吃烟,

不图吃烟看小女,

看你小女过啥期,

看你小女穿啥衣。

2.哭姐

核桃开花像根柴,

天上星星排队排,

我的姐姐才过来。

往回来了小妹接,

这回来了百客接,

百客接到院坝边,

哥嫂接到街沿边,

我妈接至炉火边。

 

风吹门帘桂花香,

我请姐姐进绣房,

进了绣房坐金床。

我预前十天就望你,

望得大路雾沉沉,

望得小路草不生,

你咋不悻就过了来,

你咋不悻就谢客来,

我啥时把你得罪了,

啥时把你心亏了。

 

墙上别针又别线,

多亏姐姐做针线。

墙上别针又关线,

难慰姐姐教针线。

头幅枕头扎得怪,

又扎锦鸡扎白菜,

又扎天上的梭罗树,

又扎地上的十字路。

 

栀子开花把把青,

我妈请你去送亲。

辣子开花叶叶细,

这回问你去不去?

(姐妹们旁白:去。)

白杨叶子圆又圆,

这回姐姐爬高山,

山又高来路又陡,

这回姐姐咋样走。

枫香叶子三个尖,

没给姐姐赁滑竿。

一把菜籽撒过河,

平洋大坝姐姐啰。

我的妈呢没眼水,

把我摔倒火坑里,

摔倒火里火里明,

摔倒水里水里漂。

 

葡萄开花砣大砣,

你把小妹留得着;

葡萄开花架搭架,

你把小妹留得下。

荞子开花棱上棱,

姐姐是个能干人;

荞子开花三道棱,

姐姐是个聪明人。

我妈后院李子青,

世上只有姊妹亲。

你的小妹年纪小,

婆家屋里去不了。

不晓得婆家啥规矩,

不晓得婆家啥礼仪。

青菜没得韭菜香,

媳妇没得女好当,

当天女子坐天官,

当天媳妇受熬煎。

一根竹子十二节,

月月都有小阳节,

我望姐姐来接我,

不望你接靠谁接。

婆家门上一林竹,

过路上下你到屋。

不图到屋来吃烟,

不图吃烟看小女,

看你小女过啥期,

看你小女穿啥衣。

 

3.哭哥

我的哥哥我的哥,

自从婆家送期单,

我的哥哥心不闲,

为你小妹操了心,

为你小妹受熬煎。

月亮出来在树上,

照见哥哥在路上;

月亮出来在墙上,

照见哥哥在场上。

花了银钱银钱在,

银钱是个钻地宝,

转来转去又来了。

 

我妈后院李子青,

世上只有姊妹亲,

栀子开花把把青,

我妈请你去送亲。

辣子开花叶叶细,

这回问你去不去?

(哥哥们旁白:去。)

白杨叶子圆又圆,

这回哥哥爬高山,

山又高来路又陡,

这回哥哥咋样走。

枫香叶子三个尖,

没给哥哥赁滑竿。

上坡又拉萋茅草,

下坡又来杨柳条。

 

葡萄开花架搭架,

你把小妹留得下。

葡萄开花砣大砣,

你把小妹留得着;

你的小妹年纪小,

婆家屋里去不了。

不晓得婆家啥规矩,

不晓得婆家啥礼仪。

青菜没得韭菜香,

媳妇没得女好当,

当天女子坐天官,

当天媳妇犯熬煎。

一根竹子十二节,

月月都有小阳节,

我望哥哥来接我,

不望你接靠谁接。

灶火无柴你去抱,

缸里没水你去挑。

婆家门上一林竹,

过路上下你到屋。

不图到屋来吃烟,

不图吃烟看小女,

看你小女过啥期,

看你小女穿啥衣。

 

4.哭接亲娘子、押礼先生

接亲娘子走得早,

走到半路耽搁了,

碰见一苗露水草,

又想吃来又想跑,

害怕后头撵来了。

接亲娘子高叉叉,

好像娘家骚马马;

接亲娘子矮嘟嘟,

好像娘家过年猪。

押礼先生是个猪,

跑到檐沟后头哭。

 

我妈后院青石板,

拐断接亲猪蹄杆;

我妈街沿石梯子,

拐断接亲驴蹄子。

人家接亲单头子,

你们接亲两口子,

青布手巾包大香,

不骂两声不大方;

青布手巾包花椒,

不骂两声不花哨。

(旁白:别哭了、别骂了)

叫我别骂我没骂,

骂的树上黑老娃(乌鸦),

叫我别骂我没骂,

骂的河里癞蛤蟆。

 

葡萄开花架搭架,

这回接亲我叫啥?

(旁白:叫姐姐)

骂了姐姐姐姐在,

没把姐姐拉去卖,

大街卖了卖小街,

卖得脱了买小菜,

卖不脱了拉回来。

叫我别骂我没骂,

遍遍说的填糈话。

哭陪嫁(之二)


1.哭妈

我的妈呀我的妈,

楼上点灯地下亮,

照见板凳尺五长。

我妈坐下才商量,

商商量量装花箱。

隔墙听得钥匙响,

只谙小弟开书箱。

开开书箱读文章,

不谙爹妈装花箱。

人家装箱四角亮,

我妈装箱四角黑,

四角亮的是银钱,

四角黑的是衣裳;

要装银钱八十八,

娘也发来女也发;

要装银钱九十九,

娘也有来女也有。

多装粗、少装细,

上山三件黑裙短,

叫你小女打粗穿。

人家装箱背篓装,

我妈装箱笼子装;

人家装箱按三把,

我妈装箱抖三下。

装箱别装果子箱,

装上果子滚衣裳。

(油炸果子弄脏衣服)

装箱别装核桃箱,

上坎下坡响叮当;

装箱别装花生箱,

上坡下坎空腔腔。

人家花箱红堂堂,

我那花箱棕箱箱,

人家花箱落地跑,

我那花箱满地飞。

 

2.哭厨子

楼上点灯地下亮,

照见厨子进厨房,

柏木案板柳木销,

当中放把切菜刀。

叫我爸爸来交菜,

大菜交了五百斤,

小菜交了五十斤,

芹菜葱花拿秤称。

这个厨子手段巧,

拉得绾子闪腰腰,

黄花耳子水上漂;

这个厨子手段强,

扎个金鸡站中梁;

这个厨子手段怪,

扎个金鸡吃白菜;

这个厨子手段巧,

扎个鲤鱼满盘跑,

扎个黄树黄如金,

扎个白树白如银。

 

3、哭姐

我的姐姐我姐妹,

早早收拾早早睡,

早早起来送小妹。

丝光袜子绣花鞋,

往回穿上走世外,

头上又戴锦翠花,

脚上又穿绣花鞋。

多穿粗,少穿细,

婆家住的茅草庵,

茅草庵,灰尘大,

弄脏你的细衣裳,

清水洗,白水浆,

过了棒槌新衣裳。

七寸碟子八寸花,

禀问姐姐你去吧,

姐姐不去谁个去,

送到大路又好看,

送到小路一根线,

送到婆家又值钱。

我家门前栽栏杆,

没给姐姐赁滑竿,

没有滑竿也要送,

上坡拉倒杨柳梢,

下坡拉到耆茅草。

往回送亲送陪奁,

这回送亲送净人,

没有陪奁也要去。

往回送亲送街上,

这回送亲送乡里。

往回送亲送平坝,

这回送亲送乡里。

4、哭接亲娘子、押礼先生

接亲娘子走的早,

走到半路碰见三茏露水草,

又想吃嘞耽搁了,

又想走嘞可惜了。

吃不完了你包上,

有人问你包的啥,

你说包的干碟子,

回去你大小都尝到,

你二回接亲又去包。

 

接亲娘子走的早,

我妈院坝又没扫。

我妈院坝石梯子,

小心摔断驴蹄子;

我妈院坝青石板,

小心拐断猪腿杆。

接亲娘子腿杆长,

一步磕到街沿上;

接亲娘子腿杆短,

一步磕到火炉边。

外头接亲交我啥?

(旁白:叫娘娘。)

 

叫我别骂我没骂,

骂的树上黑老娃;

叫我别骂我没骂,

骂的河里水青蛙。

只有娘娘来送亲,

哪有娘娘来接亲。

婆家那么没有为下人,

为了娘娘一个人。

叫我的娘娘来接亲。

 

接亲娘子接亲客,

我是我妈一个宝,

清早没有起过早;

我妈惯我是个龙,

清早睡到太阳红。

太阳出来照白岩,

小女还在铺里歪。

说是人多也不多,

薅草挖地没学过,

柴要抱到灶火里,

水要挑到水缸里,

米要装到米缸里,

面要办到面缸里,

才叫小女进灶房。

一个汤碗二面花,

过去拜上那里妈,

一个汤碗九朵花,

去了拜上妹妹家,

叫她要当姐姐待,

不要当成嫂子待。

高粱出穗穗穗吊,

你要把信给带到;

白杨叶子圆又圆,

你在婆家门团转,

要望娘娘你照看。

 

押礼先生走的早,

我妈院坝四四方方,

四四方上钉马桩,

押礼先生缰绳长,

一头绑在你嘴角上,

一头绑在马桩上。

快叫哥哥快上料,

上了三升麻豌豆,

慢慢吃来慢慢嚼,

豌豆里面石头多,

招呼把你牙拐落。

押礼先生嗷嗷叫,

快快打发长年去割草,

阴面二山都走到,

还没割下二两草。

割了两个偏谷草,

哥哥要拿铡刀铡,

嫂子要拿麦麸拌,

押礼吃了满口窜。

黄豆壳子两头尖,

押礼吃了耳朵尖,

你要听了你就听,

你把耳朵竖起听。

女方到男方家交人


1.女方姑姑(姐姐)说词

人之初,性本善,

今天才见第一面。

葡萄开花砣大砣,

叫我说来没啥说。

谷子开花穗大穗,

我结结巴巴说两句。

婆家门上雾沉沉,

总管叫我来交人,

交一担、还一礼,

我把侄女(妹妹)交给你。

脚踏堂屋四只角,

今天走到认公婆。

生来报到,摸不到锅灶。

这个堂屋四只角,

支应待客要你说。

新社会就是好,

女儿天天往外跑,

针线茶饭没学到。

走到院坝边,

返回把娘家看,

针线茶饭学得不齐全。

要得好,大带小,

全凭公婆起得早,

女儿起来把地扫,

先扫地、后洗脸,

样样都要你指点。

早上一碗鸡蛋汤,

把公婆吃得喷喷香;

下午又是火烧馍,

壳壳薄,公婆吃了牙拐落。

我的侄女(妹妹)年纪小,

绫罗彩缎不会绞。

手端金麻篮,

关针摸不到顺线,

生米造不出熟饭,

婆家就有白米细面,

柴米油盐样样齐全,

支应待客还要公婆指点。

我侄女(妹妹)一不会薄切,

二不会细擀,

来了请公婆宽待宽待,

来了当个女儿看待,

不能当个媳妇看待。

核桃开花穗穗吊,

二位亲戚你别笑。

栀子开花瓣瓣薄,

下面交给总管说。

由于今天时间短天又晚,

我今天就说这一点。

 

2.婆婆接待儿媳说词

女儿穿的红皮鞋,

今天贵客送到来。

她的妈又操心又花钱,

上街又要称油盐,

下街又要置陪奁。

她的妈百样巧,

又会扎又会铰,

把她女儿教的好,

白米细面做得好,

绫罗彩缎铰得好,

穿在身上都说好。

礼仪规矩都知道,

支应待客不用公婆教。

叫她姑姑(姐姐)你听到,

回去你把话说到,

叫她妈妈放心好。

要得好,大带小,

团房四邻都知道,

不会说是带不好。

 

我家门前一林竹,

过路上下你到屋。

柏木凳面柳木脚,

我搭起,你来坐。

白铜烟锅七尺三,

你坐下、我装烟;

玻璃杯子三寸八,

你坐下,我倒茶。

我今天穿了三件衣,

说话上下无高低。

我一没读过书,

二没出过门,

如果有错别记恨。

踩不断的铁板桥,

水到成渠,瓦到成沟。

这条路你常来,

家常便饭平常菜。

 

我家堂屋四四方,

女儿来了把家当。

辣子开花开的小,

娘家教人教的好。

皂角树上结槐子,

这回娘家耍牌子。

娘家女儿手段巧,

绫罗彩缎也会铰,

做的衣服又好看,

穿在身上又体面,

扎的花瓣

好像凤凰戏牡丹。

手端金麻篮,

关针也摸到顺线,

生米也造得了熟饭,

也会薄切、也会细擀,

回去叫她妈放心

和往常一般。

我一定把她当个女儿的看待,

不会当个媳妇的看待。

核桃开花穗穗吊,

二位亲戚你别笑。

栀子开花瓣瓣薄,

下面交给总管说。

由于今天时间短、天气晚,

我今天就说这一点。

挂门帘、铺床等仪式


1.挂门帘

新媳妇,进洞房,

一对桂花满屋香,

板凳拿来搭四方,

箱子放在桌子上,

银钥匙拿来开开看,

涤纶涤丝装满箱。

银子就拿撮瓢揽,

金子就拿升子端,

发财富贵万万年。

2.铺床铺

这个睡房四四方方,

百客坐在二面边上,

铺床铺床,一对鸳鸯,

先生贵子,后生姑娘。

生个贵子进学堂,

进了学堂读文章。

生个姑娘进绣房,

绣花绣朵绣鸳鸯,

绣个蛾蛾扑海棠。

这个睡房四角亮,

养个娃儿胖又胖;

这个睡房四角绯,

先养儿子后养客。

新被单花铺盖,

明年生个双胞胎。

这个被单五团花,

养个娃儿

先叫老子后叫妈。

先铺垫子后铺毡,

养个娃儿去做官。

一把核桃一把栗,

先养儿子后养女。

一把栗子一把枣,

养个娃儿遍铺跑。

核桃木床栗木腿,

新媳妇今天嘟个嘴,

这个金床好高级,

新媳妇今天好欢喜。

新床新枕头,

新媳妇睡那头;

新床新档头,

新媳妇睡上头,

睡了这头睡那头。

新床新床,枕头鸳鸯。

花哔叽、绿档头,

二位夫妇睡到头,

白天吃的一锅饭,

晚上垫的一枕头。

养个娃儿是个宝,

小小送他进学校,

读书文章要学好,

长大就在外面跑,

跑下银钱家屋一担高;

爹也好,娘也好,

全家和气最重要,

夫妻儿女都齐全,

荣华富贵万万年。

 

3.打三朝(满月酒)

这个堂屋四四方,

红漆桌子搭一张;

这个桌子四角圆,

娘家今天摆针线。

这个桌子搭得好,

今天摆的金银宝。

鞋也花的帽子花,

费了心情费指甲。

鞋也花的帽子花,

娃娃戴上回外家。

这个帽子圆又圆,

娃儿戴上中状元,

这个帽子花又花,

又叫爹来又叫妈,

长大定是顶呱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