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日  星期  农历
【文化争鸣】周凯:就金堆铺在秦蜀道中的具体位置与粟舜成先生商讨
发布时间:2018-04-24 03:14 来源:宁强县政府 作者:周凯 浏览:

  就金堆铺在秦蜀道中的具体位置

  与粟舜成先生商讨

  〇周凯

 

  日前,收到古蜀道研究专家、广元市本土文化学者、朝天区作协主席、原朝天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朝天区统战部副部长粟舜成先生,通过微信给我发来的,关于“草房沟新区”改名“金堆新区”的建议。对粟舜成部长的建议,本人有5点质疑。

  一、建议中“金堆铺位于嘉陵江畔、朝天城区之西、朝天镇金堆村,是金牛道上著名的邮驿递铺之一。因秦惠王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秦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伐蜀,在此放石牛(金牛)而得名。”

  如果因“金堆铺 在此放石牛(金牛)而得名”,这个前提成立的话,当年秦惠文王与蜀王相会,诱骗蜀王,五丁开关,秦蜀相通的石牛。应该在秦国境内,才能以秦国的富庶,诱骗贪愚的蜀王,没有必要在蜀国。这样推理的话,金堆铺绝不会在四川省广元市的朝天区,而应该在陕西省境内,尽管汉中的褒河,勉县的老道寺,水磨湾都在举证,但是最符合历史地望的当属我们宁强县大安镇金堆铺村。

  二、建议中“上世纪60年代,当地群众在金堆铺一侧修建了草房,金堆铺又被称为草房沟,近年来,在开发朝天临江西路时,金堆铺一带取名为草房沟新区。”

  这说明朝天区的“金堆铺”这一地名没有延续下来,本身缺少历史的支撑,而根据清嘉庆《汉中府志》和历代《宁羌州志》记载,金堆铺都在宁强县大安镇。明万历《宁羌州志》建置二铺舍记载:“金堆,州西北一百一十五里”。历代政权多次变革,到了现在,金堆铺依旧作为一个行政村存在,就连最近的一次并村,金堆铺村也没有撤销。有《中共宁强县大安镇委员会(2015)3号文件》和《宁强县人民政府(2015)11号文件》,即《宁强县人民政府关于全县村级规模调整方案的批复》为证。

 

  三、建议中引用陆游《宿金堆市感怀》和《长木夜行抵金堆市》两首诗,特别是把陆游“早发金堆市,更衣石柜亭”作为证据,而恰恰有意或者无意的忽视了陆游同一时期的《长木晚兴》。在这首诗开头写道:“沮水嶓山名古今,聊将行役当登临。”沮水嶓山就为金堆铺做了历史地理的定位。沮水在勉县,嶓山在宁强。有力证明金堆铺在宋代就是宁强县的大安镇。

  四、建议中把广元市朝天区草房沟定义为“在此放石牛而得名”,那么剑门蜀道的起始点就人为的缩短了两百多公里,“石牛粪金”,“五丁开关”,“秦王伐蜀”的历史将会被推翻,甚至重写。从古蜀道历史的变迁来看,朝天区只是在明清以后才在剑南蜀道中发挥功能作用的,而在历史上,宁强的金堆铺在各个时期都是不可逾越的。关于这一点陕西古蜀道研究专家孙启祥有专门的文章论述。我不必赘述。

 

  五,广元市朝天区的金堆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的存在,而宁强的金堆铺是以“金”为主的序列存在,自金堆铺开始,依次有,金堆铺,石窝金,金牛驿,烈金坝,金牛峡。

  粟舜成先生是我尊重的文化学者,也是著名的古蜀道研究专家,在2018年1月5日《新华每日电讯》“古蜀道专版”中有他的大名。金堆铺是宁强重要的历史地名,也是我们在编写《宁强地名志》时关注的焦点。出于对宁强本土文化的尊重,本着实事求是的修志态度,我个人对粟舜成先生的建议提出质疑。

  当然朝天区把草房沟新区更名为金堆新区是四川的事,我们无权干涉,但是粟部长将此事告知于我,想必也是出于交流或者探讨,既然如此,我持有与粟部长相悖的观点,他定会理解和原谅。

  中国地大物博,同名的地方很多,围绕地名的争议也很多,特别是近年来,在旅游开发的背景下,对地名的争议更多。汉中,勉县,宁强,朝天对于“金堆铺”的争议也在所难免。

  公论不影响私交。粟舜成先生永远是我的榜样。

  金牛道“茶马古栈道蜀门遗址”